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964章 郎心似铁

第964章 郎心似铁

?维多利亚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若有若无的魅惑,也带着一丝颇为清晰的幽怨。WwW.XshuOTXt.CoM.。

事实上,她不相信苏锐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但是,后者总是在装傻,这就让维多利亚不得不“逼一逼宫”了。

当然,她也没有打算把苏锐逼的太惨,否则会影响双方的关系,顺口提一句,让对方心里有个谱,不要把自己的心意当成空气,这就足够了。

不过,既然开了这个口,此时已经有些晕的维多利亚便有些止不住了。

譬如,她那勾住苏锐下巴的动作,如果放在以往,是绝对不会出现的,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怎么的,所谓的“上下级关系”,在浓度足够的酒精面前,已经变成浮云了。

被维多利亚这样勾着,望着对方近在咫尺的面容,感受着那混合着酒精与芬芳味道的气息轻柔的打在自己的脸上,苏锐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两下,不禁觉得内心深处有微微的痒。

酒精和美女,是这个世界上最要命的催化剂。

如果这两样同时在一个男人面前展现,那么这个男人所有的抵抗能力将在瞬间降到最低点,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亲爱的阿波罗,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维多利亚眨了眨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这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吸引人,在这一瞬间,苏锐简直有些不能自拔了。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看着苏锐纠结的样子,维多利亚干脆侧身坐在了苏锐的大腿上,那勾着对方下巴的手,也变成了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这一下,苏锐更是什么问题也回答不出来了。

维多利亚的那只手在苏锐的脖子上来回摩挲着,微微一笑:“看起来你很紧张?”

她把自己的酒杯端到了苏锐的嘴边:“如果你很紧张,不如喝一杯酒来缓解一下。”

说着,她便把杯子倾斜,浑身僵硬的苏锐本能的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火苗遇到了酒精,越烧越旺了。

望着维多利亚的红唇,苏锐艰难的开口了:“其实,我也不是拒绝……”

麻痹这张嘴!

维多利亚听了这句话,换了个姿势,变成了跨着坐在苏锐的大腿上。┢╪┝╪┡.(。

“这样说来,你不拒绝,那就是可以接受了?”维多利亚的额头已经抵在了苏锐的额头上,两个人的鼻子也已经碰在一起了。

苏锐被维多利亚这个动作给撩拨的浑身差点燃烧起来,他的手似乎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只能虚虚的扶在维多利亚的纤腰之间。

“亲爱的阿波罗,为什么你每次都要这么的被动?”维多利亚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样,穿透了苏锐的耳膜;,直接魅惑着他的心神。

“我很被动吗?”苏锐的语气更加艰难。

“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大佬们,凡是看到漂亮女人,哪个不是立即就出手拿下,还会等着女人反过来追求他们?”维多利亚单手揽住苏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已经抚上了他的胸膛:“可是你呢,美女都送上门来了,你却还在等,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有耐心?”

一个身材劲爆容颜漂亮的女人就坐在自己的身前,苏锐还能保持这种僵硬模样,确实有点禽兽不如了,说他小受真是一点都没有冤枉他。

“需要我来教你怎么办吗?”维多利亚松开了苏锐的脖子,却开始解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从小到大,维多利亚从来都不乏追求者,但是她的眼光实在是太高太高,寻常的男人很难入她的法眼,但是,在认识了苏锐之后,维多利亚终于知道“不可自拔”这四个字的真正意思了。

她的心房,从此再也不可能为别的男人留下一片小小空间了。她愿意成为这个男人的助力,她愿意献出自己的一切,帮助他取得更大的成就。

本来就已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更何况现在两个人已经喝了那么多的酒。

这已经不是蠢蠢欲动,而是随时可能爆出来了。

苏锐伸出手,本能的覆盖在了维多利亚的胸膛之上。

这处柔软的感觉让他的脑子嗡的响了一声。╪╪┡┡┢╪╪.(。

热,实在是太热了。

“你真的是个小受。”维多利亚嘲讽的一笑,然后狠狠的吻了苏锐一下。

没错,这一下真的是挺狠的,似乎是在泄苏锐故意无视自己的怨气,虽然只是一触即分,但是所表现出来那种神情可是骗不了人的。

两个人都喝的晕晕乎乎的,谁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呢?

两唇相碰了一下之后,苏锐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即将喷的火山。

他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看起来就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维多利亚笑喷了出来。

“在这里有点不卫生。”苏锐纠结了一下,说道:“要不,我们去房间里,先洗个澡?”

维多利亚怔了一下,然后笑的前仰后合。

“你笑什么?讲究卫生这件事情很好笑吗?”面对维多利亚的笑容,苏锐有点恼火。

维多利亚笑了足足有两分钟,才堪堪停下来,捧着苏锐的脸:“我亲爱的阿波罗,你的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什么?

苏小受闻言,差点没咆哮起来,怎么能问我在想什么呢?你这又是坐在大腿上又是搂搂抱抱的,还反过来倒打一耙的问我在想什么?我得问问你想干什么吧!

“你想和我上床?”维多利亚的手指在苏锐的胸膛上面画着圆圈。

“难道你不想和我上床?”苏锐恶狠狠的问道。

“你既然想和我上床,为什么之前还非得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你这憋的是不是有点太辛苦了呢?”维多利亚笑眯眯的,不过她的脸庞也已经很红了,也许是这房间里太热了。

“维多利亚,你玩我?”苏锐的手狠狠的打在了维多利亚的屁股上。

“还不是怪你没用?”

维多利亚和苏锐之间的上下级关系似乎已经翻转了过来,她又趴到了苏锐的肩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憋的很辛苦吗?要不,我们释放一下?就回房间里,先洗个澡怎么样?”

苏锐再次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炸开了。

“只要你愿意,一切都听你的哦。”维多利亚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魅惑之意,光听这声音都让许多男人忍不了了。

“而且,什么花样都可以,只要你能想的出来的,都可以用在我的身上。”维多利亚几乎要咬到了苏锐的耳朵。

什么花样都可以?

苏锐要是再忍下去,那还是男人吗?

于是乎,他只问了一句:“你的房间号是多少?”

“就在一楼尽头的一间。”

闻言,苏锐直接抱起维多利亚便冲了出去!

后者在苏锐的怀中开怀大笑,这笑容竟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等到苏锐把维多利亚扔到床上,然后开始猴急的脱衣服之时,维多利亚笑的更开心了:“亲爱的阿波罗,你难道不是要先沐浴的吗?”

“让沐浴见鬼去吧!”酒精上头的苏锐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给脱了个精光光,然后跳上了大床。

真是……太不雅观了。

维多利亚明显是在憋着笑,她一伸手,主动握住了苏锐某个地方,眼中的笑意强烈的绽放出来:“不错啊。”

不过,在笑的同时,维多利亚的呼吸明显的急促了许多。

当然不错!苏锐心中喊道。

这个时候的他完全没有在意,维多利亚为什么会笑呢?

只要是个正常人,在这种关头都不会笑的呀!

苏锐开始撕扯维多利亚的衣服,不过是个小小的吊-带衫而已,苏锐直接就粗暴的拽了下来。

只要再解开里面的那一件,那么美好的风景就即将展现在眼前了。

可是,这个时候,维多利亚却拦住了苏锐。

“不,阿波罗,你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为啥不能?

苏锐直接给整懵逼了。

尼玛,想要推倒我的是你,现在说不行的也是你,大小姐,咱闹哪样啊?

维多利亚坐起身来,手指轻轻的覆盖在苏锐的那个位置:“亲爱的阿波罗,我有想到我们会走到这一步,但没想到会走的那么急,而且,你也太迫切了些,这很出乎我的预料。”

苏锐现在不仅觉得自己懵逼了,他更觉得自己像个傻逼了。

怪我咯?

“维多利亚,你……”

“是的,亲爱的阿波罗,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维多利亚笑吟吟的说道:“用你们华夏话来说,我来大姨妈了。”

“什么?”

苏锐的心中简直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尼玛,你都来了大姨妈,还敢这样勾引我?

我了个擦,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

老子都郎吊似铁了,你觉得好玩吗?

维多利亚居然开始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亲爱的阿波罗,我本以为你会拒绝我的,但是谁能想得到,你的定力比我想象中要差那么一点点呢?”

苏锐欲哭无泪,真的想狠狠的抽自己几巴掌。

看着苏锐的懊恼样子,维多利亚的心里不禁有一种报复性的快感——谁让你一直拒绝我来着?

当然,维多利亚的这种做法无异于伤敌一千自损百,苏锐体内烈焰焚烧,而她也同样不好过,早就泛滥了。

如果不是怕对身体不好,她真的要和苏锐轰轰烈烈的来一场。

“阿波罗,你不要怪我,我还有另外一个方法来帮助你。”

说着,她低下了头。

与此同时,苏锐倒吸一口气……这是爽的。

...

...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964章 郎心似铁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