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189章 真正目的!

第2189章 真正目的!

听了白秦川的解释,司机还是觉得有点愤怒:“那个家伙故意扔花盆下来,他难道就没想过,万一失手了怎么办?”

“他不会失手的。”白秦川摇头冷冷的笑了笑:“只要他不想失手,那就永远都不会失手。”

这司机听了这话,表情之中露出了无法形容的震惊。

他是最近才被选拔上来,贴身保护白秦川的,还从来没有见过苏锐,他觉得大少爷的地位已经很高了,可是,这么高的地位,却还对那个用花盆砸他的人给予了这么高的评价!

“要是他故意失手了呢?”司机努力收起了心中的震惊,问出了一句让人感觉到有点不寒而栗的话语。

“故意失手,直接砸死我吗?”白秦川淡淡的笑了笑:“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但是发生在苏锐身上的概率极小,他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单元门口走了出来,正是苏锐。

这个家伙的演技似乎变得有点浮夸了,一见到白秦川,他立刻惊讶的指着奔驰轿车:“怎么回事,谁把你的车子变成这个样子的?高空抛杂物,这是实在太没有公德心了!万一砸着人怎么办?”

看着苏锐浮夸的表演,白秦川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而那个司机则是狐疑的看着眼前的情况,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他没有见识过苏锐的不要脸,此时看着苏锐义愤填膺的模样,还一度以为这花盆并不是苏锐扔下来的呢。

白秦川的表情已经十分僵硬了,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发现,或许今天的到来根本就是个错误。

这一段时间不见,苏锐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耻。

最怕这种不要脸的对手了。

面对苏锐的问话,白秦川相当无奈的说道:“是啊,这种高空坠物太危险了,毫无公德心可言。”

“啧啧,这辆梅赛德斯好歹也得有个一百多万,被砸成了这个样子,估计都不能开了吧?”苏锐一脸心疼的模样。

看着苏锐假惺惺的样子,白秦川差点没吐血,他摇了摇头:“早知道我就开那辆老奥迪来了,损失也会小一点。”

“嘿,你还在意什么损失?都这么有钱了啊。”苏锐讽刺了一句:“我可听说你的海外产业很值钱,要是全部卖掉了,说富可敌国都不夸张。”

听了这话,白秦川的脸色骤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他本能的四下看了看,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苏少不要揶揄我了,有些玩笑可不能随便开,传出去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苏锐呵呵一笑,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毕竟上次他已经利用标准烈日,在白秦川的身上大赚特赚了一笔。

而白家在中东的布局,那一次也被苏锐给吃掉了不少,差点没撑到他。

对于这个哑巴亏,白秦川只能硬生生的忍着,要是透露出去的话,对他是非常不利的。

“饭店定在哪里的?”苏锐问道:“我这会儿还真有点饿了呢。”

“我们打车去吧。”白秦川无奈的说道。

…………

白秦川挑了一间很有特点的小酒馆,要了个小包厢,等到菜都上齐之后,便让司机去门口守着,没有吩咐不要进来。

苏锐微微一笑:“怎么还弄的那么神秘,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吗?”

白秦川主动的拿过了一瓶白酒,打开了之后,说道:“锐哥,我最近还挺迷茫的。”

挺迷茫的?

苏锐听了之后,笑了笑:“这可不像是白家大少爷说出来的话。”

“是真的,我现在的位置很尴尬。”白秦川说道:“上次去马尔代夫,我几乎是破罐子破摔了,对家里的一切都不管不顾,老爷子都要气炸了。”

“哪又怎样?”苏锐摇了摇头:“你可千万别用破罐子破摔来形容自己,究竟是破罐子破摔,还是破而后立,这你比谁都清楚。”

破而后立!

听了这话,白秦川的眼睛里面闪过了一抹精芒,而苏锐也清楚的捕捉到了这神色。

“看来我没说错啊。”苏锐笑呵呵的说道:“破而后立,却给别人造成了一种自暴自弃的假象。”

苏锐早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个白秦川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他的一些表现虽然称得上是与世无争,但是能够把白家以及周边那么多的势力捏合在一起,并且还保持平稳的发展,这可是很难办到的。

“锐哥,不瞒你说,这次的事情之后,白家内部的人基本上都在看我的笑话,我必须得做出一些改变来。”白秦川说道。

说着,他主动的举起酒杯,对苏锐示意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看起来这个家伙是真的很郁闷。

可他郁闷不郁闷,苏锐是不会在意的,苏锐也没有碰杯,而是端着茶杯抿了一口。

“白家上上下下就没有人愿意支持你吗?”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支持?你知道的,华夏人就是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手中的权力,这些人巴不得我从这个位置上下来。”白秦川无奈的说道:“而现在,贺天涯的回归虽然堵死了他们上位的念想,但这些人仍旧可以接着看笑话,而且这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对你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苏锐看了看白秦川,直接把他内心深处的想法给说了出来:“你暂时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听到苏锐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白秦川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惊讶,他苦笑了一声:“的确如此,可是,事情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

“当你回来之后,发现这个摊子并没有烂到你想象中的程度,白国明的实力似乎比想象中要更好一点,而且,有贺天涯在一旁威慑着,现在的白家算是稳住阵脚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虽然他们的损失够大,但好歹没有倒下。”

“是啊,好歹没有倒下。”白秦川苦笑着,面带自嘲之色:“我本该为此而庆幸,可我并没有这种感觉。”

经过了上次的包庇间谍事件之后,苏锐对白秦川此人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评价。

这评价显然不是正面的。

所以,苏锐在和白秦川说话的时候,用词都非常的严谨,根本不留任何的漏洞,更不让对方寻觅到一丁点的可趁之机。

白秦川也知道,双方到底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之中,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还愿意来找苏锐吃这顿饭,其真正用意可就耐人寻味了。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苏锐眯了眯眼睛:“你是不是拿贺天涯没什么办法?所以才来找到我?”

一针见血,开门见山。

“我看不透贺天涯这个人,想来想去,也只有来问问锐哥你了。”白秦川说道。

苏锐自然不可能给出答案来,当然,他也不会在这一点上面给白秦川挖坑,大家都是聪明人,谁在挖坑一眼就能识破。

“我也看不透他。”苏锐淡淡的说道:“但是我觉得此人还算是比较有冒险精神的,他并不像外表那样文质彬彬的。”

“冒险精神?”听了这话,白秦川点了点头:“这话我赞同,我曾听说过,他在国外还徒手攀登酋长岩,这简直和战斗民族那些高空作死的没什么两样。”

“然而他还是活着回来了。”苏锐眯了眯眼睛:“所以,我觉得你是遇到了对手。”

“而且还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是一个超出了我想象的对手。”白秦川说道:“所以,锐哥,我想和你联手。”

“和我联手?我没兴趣。”苏锐说道。

“可是,我知道,你可能对贺天涯没兴趣,但是贺天涯一定对你有兴趣。”白秦川说道。

“什么意思?”苏锐放下了筷子,桌子上的可口菜肴他一口都没动。

“很简单。”白秦川压低了声音:“我虽然人在国外,但是北方的事情我也是听说了一些的,那一次,你们搞的那么激烈,我想不知道都难。”

停顿了一下,变秦川眼睛里面的目光变得更加意味深长:“而且,这样的消息,绝对是捂不住的。”

“你是不是知道贺天涯的具体所在地,所以特地来告诉我的?”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他本来没想和白秦川彻底的撕破脸,但是,若是对方怀着别有心机的目的前来,那么苏锐定然便不会客气了。

白秦川并没有直接回答苏锐的问题,而是说道:“这段时间以来,贺天涯几乎没有回过白家,他的行踪总是很隐秘,让人捉摸不透。”

“我也听说过这一点。”苏锐说道。

白老爷子想要指望这个孙子来救家族,恐怕也是白期待一场了,从小一直生活在国外的贺天涯,其实对白家没有一丁点的归属感,连归属感都没有,他为什么要去帮助这个家族呢?难道仅仅是看在血缘关系上面吗?

要知道,血缘关系这玩意儿,其实并不是那么的牢固,任何利益,都可能毁掉这看似坚不可摧的关系。

“但是现在,我找到他了。”白秦川说道,他的眼睛里面有亮光闪过。

——————

PS:貌似现在是双倍月票,捧场一张算两张,明天爆发,大家投起来啊。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189章 真正目的!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