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076章 一梦了无痕

第2076章 一梦了无痕

听到苏锐说出“约炮”二字,夜莺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干,怎么就成了约炮了?

本来就解释不清的关系,经过苏锐这么一瞎扯,现在更加混乱了,用一句俗语来讲,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看着俏脸通红的夜莺,一直很严肃的警官忽然就笑了起来,他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的紧张了。

现在,貌似约炮这种事情……很常见?

“好吧,现在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世界。”

警官说了一句之后,便拍了拍苏锐的肩膀:“男人,还是要有点责任心,明白吗?”

责任心?

苏锐立刻点头:“警官,您尽管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说着,他看向了夜莺。

不知怎么的,听了苏锐刚刚说的话,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夜莺的心里面忽然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呼吸也情不自禁的急促了起来。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悸动。

这是青春飘扬在风中的感觉。

警官见此,笑了笑,说道:“小伙子,我可是过来人,这小姑娘的表现,说明她对你有意思,否则也不会跟你出来干这种事的。”

干哪种事?

听了这话,夜莺的脸颊更发烧了。

可事已至此,再解释什么都没有用了。

往往人们在面对离奇的真相之时,更愿意相信一眼就看穿的谎言。

苏锐很认真的说道:“警官同志,我真的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

“好吧,那就……”警官说着,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着用词:“注意安全吧。”

注意安全?

说完,他拍了拍苏锐的肩膀,看着后者一脸懵逼的模样,笑道:“别再把床给整塌了。”

…………

等到警察离开,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夜莺看着他:“你刚刚乱说什么的?谁和你约那啥了?”

不知道是不是苏锐的错觉,夜莺这语气似乎并不是责怪,而像是带着一丝嗔怪的味道。

这种轻嗔的味道很淡,但是却逃脱不了苏锐的感知。

“我要是不这么说,说不定咱们都可能被警官带走。”苏锐无奈的说道:“我总不可能让你穿着浴袍就被关进看守所吧?”

夜莺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径直进入浴室去洗澡了。

先前折腾的一身汗水,不洗干净根本没法睡觉。

可水声在哗啦啦的响着,夜莺的思绪也和这水声一样的纷乱。

不知怎么的,夜莺的脑海里面全部是苏锐先前对警官说的那句话——警官,您尽管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夜莺也知道,这是苏锐用演技来应付警官的,可是,这句话现在就一直在她的脑海之中盘桓着,挥之不去。

她的脸红红的,身体的肌肤也有点泛红,很显然,这会儿夜莺的心跳速度快,血液流速也快……夜莺的心里面充满了一种自己先前从未感受到的感觉。

苏锐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甚至不惜和翠松山彻底的撕破脸,那危险的一幕幕,将永远的留在夜莺的心里面。

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姐姐,似乎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为她而做到这样了。

在姐姐消失不见不知生死的时候,只有苏锐,能够成为她的依靠。

是的,就是依靠,夜莺终究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虽然已经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但她在脆弱和疲惫的时候,仍旧想要有一个坚强有力的臂膀,让自己来依靠一下。

现在,这个臂膀,就在身边。

经过了今晚的事情,夜莺终于彻底的确认了这一点。

就在夜莺遐想的时候,苏锐站在浴室外面敲门了。

“喂,好了没有?”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大小姐,都洗了半个多小时了,我要用卫生间。”

这要是放在以往,夜莺非得和苏锐较劲对着干,可这一次,她却出奇的回了一句:“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了。”

说着,她关掉了淋浴,开始迅速的擦掉身上的水痕。

十五秒之后,夜莺便打开了浴室的门。

看着苏锐,她的眼波很柔和。

然而,苏锐却是完全的不解风情,压根就没有看夜莺,直接捂着肚子冲进去:“可憋死我了。”

夜莺无奈的看了苏锐一眼,便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

…………

苏锐用三分钟的时间洗了个澡,出来之后,夜莺正靠在床上看电视呢,身上系着一条浴巾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出水芙蓉,肌肤雪白无比,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就连脚趾都透着一股晶莹的感觉,美不胜收。

夜莺一转脸,发现苏锐正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禁霞飞双颊:“你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苏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摇了摇头:“那什么,要不我换一间房?咱们孤男寡女的,就睡在同一张床上,会不会有点不太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

夜莺看着电视,直接说道。

在夜莺看来,她几乎浑身上下都被苏锐看光光了,差点就被触碰个遍了,而在这种情况下,苏锐都还能控制的住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越过雷池的行径,夜莺把这一切都是看在眼里的。

而且,经过了两次打穴的过程,夜莺更放得开了,对于苏锐也全然没有了防备——哪怕是只裹着浴巾在苏锐的面前走两圈,夜莺都不会觉得别扭。

她也知道,苏锐虽然经常调戏自己,但是他骨子里是个正经人——就算是睡在一张床上,这个家伙也绝对不会吃她豆腐的。

然而苏锐是不知道夜莺的想法的,这货还被对方的回答给吓了一大跳。

他竟是坐在了床边,伸手摸了摸夜莺的额头:“话说,你没发烧吧?怎么说胡话了?”

夜莺气结,指了指床的一侧:“你睡不睡?”

“睡,睡,我都快累死了。”

苏锐麻溜的翻到了床的那边,然后盖上被子,直接蒙头大睡起来。

一分钟后,被子底下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这就睡着了?

夜莺没想到苏锐竟然这么快就入睡了,自己这么一个大美女坐在他的旁边,这个家伙竟然心大到了可以一眼不看的程度了吗?

她的心头竟然涌出了一股淡淡的挫败感。

这挫败感让夜莺吓了一跳。

她什么时候这么在意苏锐对自己的看法了?

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可夜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干脆也躺下睡觉了。

可是,夜莺一躺下,她的腿便碰到了苏锐的腿,这让她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好多汗毛。”夜莺腹诽道。

然后,她用脚尖把苏锐的腿给挤开了一点,给自己腾出空间。

可是,一想到苏锐是和自己睡在同一个被窝里面的,夜莺的心里面就有点无法形容的悸动。

这种感觉让她睡意全无。

一直到了半夜,夜莺才勉强睡着。

也许是由于太过劳累了,日上三竿的时候,苏锐才睁开了眼睛,而他却发现,夜莺已经翻过身,半边身体压在了苏锐的身上。

其实夜莺的睡姿已经是非常老实的了,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翻身而已,但是由于旁边是苏锐,所以让夜莺的这个翻身看起来便不是那么的寻常了。

夜莺还是有点保守的,她是穿着全套贴身衣物睡觉的,可饶是如此,苏锐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身体所传来的柔软与弹性。

男人一到早晨就精力充沛,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大美女呢?

于是,纯洁的苏小受同志便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看着夜莺熟睡的样子,他也不想打扰,于是便轻轻的扳着对方的肩膀,想要让其翻个身。

毕竟对方半边身子都压在苏锐的身上,这让后者觉得很难办。

可在这个过程中,苏锐还是把夜莺给弄醒了。

后者睁开眼睛,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有点稍稍的难为情,俏脸绯红,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你醒了啊?”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唇角微微勾起,笑着说道:“你梦到什么了?做梦都在喊我的名字。”

“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

夜莺听到苏锐这样讲,她的俏脸登时就更红了!甚至连耳垂都染上了红色!

因为,苏锐说是真的!

夜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那种梦,这是她二十几年来的第一次!

在这个梦里,她和一个男人发生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那些事情让人很害羞,也让人很向往。

可最关键是,这个男人,就是苏锐!

夜莺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在梦里是多么的愉悦!那样的梦境让人留恋往返!

夜莺本以为对方不知道呢,没想到自己说梦话都说出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虽然是一场梦而已,可那梦境太过真实了,让夜莺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锐了。

因此,醒来之后,她的目光有点躲闪。

“这个……”面对苏锐戏谑的笑容,夜莺艰难的说道:“我还说别的梦话了吗?”

“说了啊。”苏锐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还说,苏锐,你好帅,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帅的男人……”

苏锐的话还没说完,夜莺的俏脸就已经红透了!

似乎在梦里,她真的有这样讲过!

这要怎么见人啊!真是羞死了好不好!

夜莺干脆拿过一个枕头来,盖住了自己的头脸。

苏锐看着夜莺的异常反应,瞪圆了眼睛:“不会吧?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我也没听到你说梦话,难不成你还真的梦见我了啊?”

——————

PS:感谢thb8850@百度、kutie_555、泽辰Gg、kaonyie、厦门小武哥、e707963758、E严涛、潘澄168、水煮鱿鱼、浪久见人心、书友31963266、liu8512516、夜幕天堂、书友40688561、明松丶、红龟仔、心就像玻璃杯、烈焰**一元(太便宜了吧)、未来_EE、书友43537310、书友47223306、0WRNMB、不良族、泥淖、六王、梓锐丶、燕陵侯(大土豪)、blackhawk_sh、云路竹、焦牙子968、安忆丶、花生壳壳zj、炮打金莲、刘大公子、唐叶枫、书友41441952、烈焰切小丁丁(切你的吗)、DOTA要超鬼、a1227997422、灬烽火讥峰、烈焰天天保健(不可能)、烈焰的大保健(我开的店)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076章 一梦了无痕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