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015章 不速之客!

第2015章 不速之客!

对于换药这种事情,纯子还是更想让苏锐来操作,她对那两个保姆并不是多么的信任。

反正已经被苏锐看了好几次了,再多看几次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那好吧。”苏锐硬着头皮答应了。

来到了房间,纯子脱掉了贴身衣物,苏锐便看到了她身上缠着的绷带。

已经挺长时间了,纯子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哥萨克的蛇形刃所造成的伤害太大了,皮肉外翻,触目惊心,就算是医生缝的非常仔细小心,但伤口还是显得有些狰狞。

“狰狞”这两个字,对于任何姑娘来说,都是非常沉重的打击。

纯子这也是性格乐观,否则的话,换做是别的女孩子,早就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了。

“伤口怎么有点发炎了?”苏锐看着纯子一圈圈的解开绷带,不禁皱着眉头问道。

听到这话,纯子显得稍稍的有点不太好意思:“咳咳,我太多天没洗澡了,觉得身上脏死了,于是就小心的洗了个澡……”

爱干净是女孩子的天性,就连半步上忍也不例外。

纯子也是难以免俗的啊。

苏锐差点没气死:“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伤势加重的?万一感染了,怎么办?怎么办?”

纯子看着苏锐那么担心,竟然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笑?短时间难受一点又怎么了?等伤口彻底的恢复了,你想怎么洗就怎么洗,行不行?”苏锐彻底的无奈了。

“你那么担心我啊?”纯子的眼睛里面带着戏谑的神色:“我又不是你的女人。”

“这是两码事。”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躺下,我给你换药!”

纯子于是便躺下了,虽然胸前一片雪白风光,但是苏锐却能够完全无视,在他的眼里,只有纯子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哥萨克这个该死的混蛋。”换药的时候,苏锐忍不住的又咒骂了一声。

“好啦,不用再生气了,我已经感受到你对我的关心了。”纯子的唇角翘起来,笑道。

“关心个屁,你要是不洗那个澡,我现在何必费这个事。”苏锐嘴上虽然不客气,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很轻柔的,纯子能够清楚的感受到。

苏锐给纯子重新缠好了绷带,后者站起来,照了照镜子,不禁说道:“你这绷带缠的还挺漂亮的嘛,一看你就是玩过捆绑的。”

“捆绑?”

苏锐听了这话,忍不住的使劲咳嗽了两声。

妹的,这姑娘实在是太开放了,饶是苏锐这种老司机,都严重的受不了了。

“能不能先穿上衣服再说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面对美女,你都不懂得欣赏,实在是……”纯子摇了摇头,随便的套上了一件睡衣:“真是对你无语了。”

说话间,她来到了苏锐的面前,眨了眨眼睛:“你这样让我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正常男人啊。”

“我很正常,非常正常。”苏锐指着纯子的鼻子:“你现在就给我躺下来休息。”

“那你呢?”纯子不禁问道。

“我啊。”苏锐摇了摇头:“我可能过一会儿要离开这里。”

“去哪里?能不能带我一起?”纯子听到苏锐这就要离开,心情顿时晴转多云。

在华夏,苏锐可以称得上是她唯一的朋友,要是苏锐走了,她又得面对无边的寂寞了。

“如果你伤势复原的话,应该是可以带你一起去的。”苏锐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纯子。

她可是半步上忍,这放在全世界也都是相当强大的战斗力了,如果伤势复原,苏锐的身边将毫无疑问的再添一员猛将。

“那你事情忙完了得来看看我。”纯子说道。

“当然,你尽管放心好了。”

苏锐点了点头:“等你的伤势彻底好了,我就带你看看西方黑暗世界。”

“真的?”

听了苏锐的话,纯子的眼睛立刻便亮了起来!

“当然。”苏锐说道:“说不定你在那里会如鱼得水呢。”

“如鱼得水到不至于,不过倒是能够泡很多高大的西方帅哥了。”纯子笑了起来。

苏锐撇了撇嘴:“东西方人的构造不一样,你就怕到时候会被折腾的受不了。”

“不要为自己的弱小找理由。”纯子争辩起来也是毫不相让,一句话差点没把苏锐给堵死。

连续的咳嗽了好几声,苏锐才说道:“我其实一点也不弱小。”

纯子勾勾手指:“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啊?”

“你这华夏俗语说的还真不错。”苏锐没好气的点了点对方的脑门:“可就你现在的身体素质,禁得起折腾么?”

说罢,他把纯子给按在了床上:“好好休息,一切都等你恢复了再说。”

纯子眨巴着大眼睛:“等我恢复了你就拉出来溜溜?”

“看你满脑子装的什么东西……”

苏锐义正言辞的说了几句之后,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号码,顺势坐在了纯子的床边。

“比埃尔霍夫,有消息了吗?”苏锐沉声问道。

“亲爱的阿波罗,我怎么可能会辜负你的重托呢?现在当然有消息了。”比埃尔霍夫嘿嘿笑道。

“听你的笑声,真是一点都没有大神的风范。”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少废话,快点挑重要的事情说。”

“我派人潜伏进翠松山,联系上了夜莺。”比埃尔霍夫说道:“不过夜莺小姐也没有能立即下决心,我的手下会在下午继续接近她,到时候她就会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了。”

“好的。”苏锐点了点头:“不过,无论夜莺自己的态度怎么样,我都要上一趟翠松山的,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让夜莺被软禁五年。”

夜莺虽然以前和苏锐一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但好歹也是并肩作战过的,如果在战场上,他们能够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就算是基于这一点,苏锐也不可能对此事坐视不理的。

“真是个有情有义的阿波罗啊,伟大的太阳神,我隔着千山万水,似乎都已经感受到了你的光芒。”比埃尔霍夫哈哈大笑。

“这种拍马屁似乎并不是你的风格啊。”苏锐摇了摇头,鄙夷的说道。

最近,比埃尔霍夫好像是转了性子,难道说这是自己上次对他一通威胁带恐吓所起到的效果吗?

这时候,纯子把脚直接放在苏锐的大腿上面,不断的用脚趾戳着苏锐的肚子,苏锐被戳的受不了了,便在纯子的脚心处挠了挠,后者痒的咯咯直笑。

不过,纯子的笑声实在是不小,让电话那端的比埃尔霍夫都听到了。

“阿波罗,我没有打扰到你和女伴的开心时光吧?”比埃尔霍夫笑着说道,声音之中带着戏谑的味道。

“废话,你知道我现在最急切的事情是什么。”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那我能不能猜一猜,猜猜你到底和哪个姑娘呆在一起。”比埃尔霍夫笑眯眯的说道:“林傲雪,还是秦悦然?或者维多利亚?”

“你猜不到的。”苏锐说道,他觉得这个游戏挺无聊的。

“我如果能猜到的话,你愿不愿意付给我一万美金?”比埃尔霍夫哈哈大笑。

“那你不妨猜猜看,猜中了我就把钱给你。”苏锐也笑了起来。

比埃尔霍夫给他带来了这个消息,其实让苏锐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一些,虽然夜莺还不确定要不要离开,但是她的安全并没有遭受任何的危险,这让苏锐可以放下心来了。

他必须要上一次翠松山,然后和张不凡好好的谈一谈。

“那好吧,我要开始猜猜看了。”比埃尔霍夫微笑着说道:“我想,你现在身边的姑娘,一定是那个美丽可爱并且身材火爆性感的东洋美女,半步上忍久洋纯子小姐,对吗?”

听了比埃尔霍夫的话,苏锐的手机差点掉摔在了床上。

“比埃尔霍夫,你在监视我?”苏锐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

说着,他便抬起头来,开始在房间里检查着有没有摄像头的存在。

“我才没有监视你。”比埃尔霍夫笑了笑:“只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有这么巧的巧合吗?”

苏锐也懒得找摄像头了,他知道,说不定自己的行踪就已经被对方给盯上了。

而此时,纯子已经拉开了窗帘,别墅的外面赫然停着一辆车。

比埃尔霍夫继续笑着说道:“亲爱的阿波罗,大白天的还把窗帘拉的如此严实,让人很难不去往别的方面联想啊。”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车子里面的是你吗?”

他之所以拉上窗帘,完全就是为了给纯子换药,避免她被外面看到,虽然是别墅区,但也得注意一下私密性。

“亲爱的阿波罗,你们还是快点把衣服穿上吧,有客人来了。”说罢,比埃尔霍夫便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苏锐便从窗户里面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从车子的后排下来了,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简单的黑色手提包。

视野之中只有他一个人,连个保镖都没下车。

“你在这里休息,我去会会他。”苏锐完全没想到比埃尔霍夫竟然会选择在这种时候突然来到华夏,他也猜不透这货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

PS:再次求一下保底月票啦!清明节假期结束就开始缓缓的……爆发!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015章 不速之客!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