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012章 唯有等待!

第2012章 唯有等待!

这是夜莺有生以来遭遇的最大危机,没有之一。

而造成这次危机的主角,却来自她最信任的翠松山,来自她很尊重的师叔!

夜莺看着松涛,觉得这熟悉的景色竟充满了陌生之感!

怎么办?怎么办?

再有两天的时间,这个师叔就要再次来到这里了!到那个时候,夜莺的命运也就不受自己的掌控了!

想着张不空最后盯着自己的胸前猛看的情形,夜莺觉得一阵阵的恶心!

她很想问问,问问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一个明明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却能够在翠松山拥有崇高的地位,受到别人的尊重,可同样的,一个对翠松山忠心耿耿的人,此时却被所有人唾弃,成为了他们口中的叛徒!内奸!

甚至,这种恶毒的称呼有可能会伴随夜莺一辈子,永远都无法翻身!

夜莺很沮丧。

抛开那一身强悍的武功,以及那坚韧不拔的心性,其实夜莺也就是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姑娘而已。

她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两天,这两天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夜莺来说,都是关乎生命的!

夜莺走回了柴房。

其实,这时候的她除了几件简单的衣物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在闭门思过的时候,夜莺已经被没收了一切通讯工具,和外界彻底的失去了联系。

“事到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夜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她扶着窗棂,透过柴房的小窗户,朝外面看去。

只要离开这里,那么必然意味着要被永远的逐出师门,夜莺这辈子也都别想再回到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了。

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个残酷的结果,更何况,倘若夜莺成功离开的话,那么张不空定然会继续散布各种对夜莺不利的谣言,到那时候,夜莺的逃离也会从侧面更加坐实这些言论——人言可畏,夜莺永远都不可能“洗白”自己了。

她想要见师父张不凡一面,向师父说明一切。

可是,师父会相信她吗?

如果师父会相信的话,那么当初何至于会见都不见自己,直接让戒律堂把自己软禁五年呢?

一边是亲弟弟,一边是亲徒弟,夜莺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让张不凡相信自己的话。

况且,张不空这些年里面确实做了太多的事情,他几乎挑起了整个翠松山的大梁,想必张不凡根本不会相信,他有一个如此人面兽心的亲弟弟吧!

简单的把这些可能性都分析了一下,夜莺便已经下定了决心。

如今之计,只有等苏锐派来的那个男人再次来到这里,然后和他仔细商议,才能做出进一步的决定了。

夜莺摇了摇头,她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的主人,自然就是苏锐了。

如果没有苏锐的话,夜莺此时根本没有活路可言!可以说,苏锐的行动,给了夜莺逃出生天的可能!

夜莺忽然间开始相信了因果。

种下什么样的因,就能收获什么样的果。

她当初救了苏锐一命,那么现在苏锐就要反过来救她了。

阴差阳错的,苏锐本来是想帮助夜莺摆脱软禁生活,现在却成了救命之举!

夜莺攥紧了拳头,毫无疑问,以她的执拗和刚烈的性子,如果遭受了张不空的那种对待的话,那么绝对会一头撞死在山崖上面!

那个伪装的砍柴弟子说下午再过来,可现在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段还有十来个小时呢。

这一段时间可不能浪费掉,夜莺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才好!

想了想,夜莺然后走到外面,用冷水洗了几把脸。

凉水让她紧绷的神经稍稍的舒缓了一下。

夜莺用袖子擦了擦脸,然后望向了周围,她意识到,现在周边一定是有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

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夜莺开始迈动着步子,在山顶“溜达”了起来。

她知道,眼下的慌乱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只有镇静,唯有镇静!

所幸的是,夜莺并没有在山顶看到任何的摄像头,不然的话,她这段时间换衣服洗澡之类的都会被拍下来了!

既然山顶没有东西,那么就往山下走走看吧。

夜莺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必须要做出一些反应来,否则极有可能会让张不空更加的怀疑。

还好,有苏锐给夜莺保留下了一份希望。

在初次遇到苏锐的时候,夜莺只想杀了他,替姐姐报仇,现在看来,世界真是阴差阳错,曾经自己最想杀的人,现在却成为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夜莺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警惕的神色,然后开始缓缓迈动着步子。

她做出了这几个月来都没有做出的举动!

下山!

这两个字对于她而言,已经代表着一种截然不同的意义了!

那是生之渴望!

在夜莺离开了顶峰二十几米之后,忽然从山石的后面传来了一道声音:“师姐,你最好还是回去吧,不要在这里晃荡了。”

这声音之中带着明显戏谑的味道。

夜莺回头一看,一个身穿翠松山服饰的弟子正靠着石头,一脸嘲讽的打量着她呢。

要是放在以往,这种级别的弟子在见到夜莺之后,都要恭恭敬敬的喊她一声师姐,何至于如此不敬?

从对方这态度之中,夜莺已经判断了出来,张不空之前所散布的那些言论已经彻底的流传了开来,而且,此人既然能够被张不空派来这里,绝对是对方的心腹无疑了。

“回去吧,师姐。”那弟子冷笑道。

夜莺站在了原地,眸子中露出了冷芒,她并没有立即离开。

“我知道你在试探我。”那弟子冷笑道:“师姐,我一个人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敢保证,只要我们两人动起手来,那么接下来就会有更多的人朝此地赶来,你信还是不信?”

夜莺当然相信,张不空既然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布了一个局,自然没有让自己逃走的道理。

夜莺冷冷的哼了一声,便重又朝山上走去了。

那弟子看着夜莺的背影,然后竟然掏出了手机,发了条短信。

手机!

这是张不凡明令禁止的东西。

老家伙确实比较因循守旧,不愿意和现代社会接轨,在他看来,无论是修武还是修心,都必须尽最大的可能来避免外界的纷扰,手机这种东西,只会让人分散注意力。

可是,这名弟子竟然敢在翠松山境内用这种东西,毫无疑问,这是出自于张不空的授意!

这个大权在握的家伙,已经开始一步步的把翠松山打上他个人的烙印了!

夜莺回到山顶之后,换了另外一个方向,不过她同样只往下走了二十几米,就被别人给发现了。

同样的,夜莺遭受了一顿冷嘲热讽,然后继续回到山顶。

对于她来说,已经无需继续试探了,因为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妄图“逃离”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到了张不空的耳中,这种反应是极为正常的,要是夜莺一直沉默的在原地束手待毙,那才值得怀疑呢。

既然是这样,张不空估计就不会太过在意了,他会优哉游哉的等上两天,而在这两天之内,就是夜莺逃离的最好时机。

然而,该怎么逃离呢?

周围的防守已经很严密了,夜莺真不知道苏锐派来的那个中年男人能不能再次浑水摸鱼的登上山顶。

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唯有等待。

如果一天半之后,这个中年男人还没能上来的话,那么夜莺就准备强行杀出去了!

她是绝对不可能让张不空的阴谋得逞的!

想到这里,夜莺不禁望向了翠松山的主殿,从此地看过去,中间还隔着很多座山头,那么,究竟有没有办法能够把这消息通知给张不凡呢?

以师父的性格,如果得知了,那么断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带着满心的沉沉思虑,夜莺回到了柴房之中,坐在那简易的床铺上面,她的心情开始翻涌了起来。

…………

就在夜莺焦虑等待的时候,苏锐已经来到了首都军区总院。

这货捧着一束花,站在了总院的住院大楼下面,望着这高高的楼层,此时的苏锐不禁觉得有点汗颜。

久洋纯子还住在这里呢。

当初答应半个月就接纯子出院,结果苏锐手头的事情太多太多,一直忙到了现在才得以回到这里。

“希望这个丫头不要怪我才好。”

苏锐看了看手中的鲜花——这还是在医院门口的那一排花店买的,所有看望病人的人都会在这些黑店里被狠宰一笔,苏锐自然也不例外。

摇了摇头,收起了思绪,苏锐走进了病房大楼。

等他走到了纯子的房门口,还未进门,便听到纯子说道:“张医生,你还是把你的鲜花给拿走吧,每天都送来,我可真多不需要。”

“纯子小姐,我还是希望你能接受我。”这个医生说道:“你总是说你有男朋友,以这种借口来拒绝我,可是我在这些天里面并没有发现你的男朋友出现过。”

久洋纯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张医生,你很优秀,但是我真的有男朋友了。”

“纯子小姐,我是真心的。”

这张医生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戴着金边眼镜,看着纯子,一脸的热切与渴望。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走到了门口,咳嗽了两声。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012章 唯有等待!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