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1864章 给妈磕头!

第1864章 给妈磕头!

听了芮喜根的话,苏锐大致是明白了,这些年里面,苏耀国给了芮家不少的帮助,可是芮家大部分都拒绝了,他们并没有因为芮红云的事情而责怪苏耀国。

“红云的事情,其实是她的命,怪不得老苏。”芮喜根看的很透彻,他说着说着,又拉着苏锐的手,老泪再次纵横:“只是,孩子,这些年苦了你啊。”

“大舅,你别这样想,我这不是都回来了吗?”苏锐摇了摇头,安慰着说道:“我这些年里过的也挺好的。”

芮喜根可不相信:“苏锐,你别嘴硬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啊。”

苏锐沉默了一下。

确实,这是他人生之中从来不曾体会过的感觉。

母亲,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太陌生了。

可是,在陌生之余,苏锐的心底又有着浓浓的渴望。

这个时候,苏锐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照片。

这照片还是黑白的,用老式的镜框给封起来,但是清晰度却还挺不错的。

这是一张全家福,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很多人家里都会有这样的老照片。

可是,苏锐却一眼看到了上面的某个姑娘。

她正值芳华,巧笑倩兮,即便这照片已经是拍摄于多年以前,但苏锐却也仍旧能够穿越时光,看到这姑娘身上那青春与阳光的气息。

望着照片上的眼神,苏锐的眼睛有些酸涩,心中有些伤感。

此时此刻,这是一种穿越时空的对视。

毫无疑问,这个看起来开朗乐观的美丽姑娘,应该就是苏锐的母亲——芮红云。

这时候,芮喜根也站在了苏锐的身边,解释道:“以前咱家里穷,这是咱家唯一的一张合影,照完这张照片,红云就去当兵了。”

这一走,几乎就是永远了。除了部队规定的探亲假之外,当芮红云最后一次回到家乡的时候,却已经无法睁眼再看一看这一片生她养她的黑土地了。

芮喜根再次用手掌抹了把眼泪。

苏锐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镜框上的那个姑娘。

他的眼睛里面闪动着粼粼的波光。

林傲雪在一旁没有吭声,只是握紧了苏锐的手,她虽然父母都健在,但是却仍旧可以体会到苏锐心中的波澜。

看着照片上的其他人,苏锐说道:“大舅,咱家里的其他人都出去了吗?”

“你外公外婆早就不在了,你看,这是你二舅,他现在住在村子东头,天天在家里带孙子呢,在外面打工的儿子儿媳也都回来了,你看,这个是你小姨……”

芮喜根把所有人都介绍了一个遍,原来这些家人住的都不算远,三个舅舅,两个小姨,如今年纪都不算小了,除了小姨的两个孩子之外,子女们也都成家立业了。

临近年关,那些和苏锐同辈的人都收拾行囊返回了家,结束了一年的工作,芮喜根这个时候才一拍大腿:“你看我这记性,你看我这记性,我光顾着说话,都忘了给你舅你姨打电话说一声了!”

说着,他便要冲进里间打电话。

苏锐却一把拉住了芮喜根。

“大舅,我想,我想先去看看我妈。”苏锐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这是他此行最大的愿望。

“哎,好,好,真是个有心的好孩子啊。”芮喜根说道:“大舅现在就带你过去,现在就带你过去。”

说着,他把那两个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叫过来,说道:“快去叫你奶奶回家做饭,把地窖里的那一坛酒给拆封了,快去。”

这是芮喜根的孙子孙女,他的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常年在外地打工,孩子也就成了所谓的留守儿童。

“大舅,我爸他这些年没帮着我大哥他们安排工作吗?”苏锐问道。

他这个时候说出的“我大哥”,指的可不是苏无限,而是芮喜根的儿子。

“老苏当然让人安排了,不过你大哥他们本来都是庄稼汉,没什么文化,就适合在工地上出出力,老苏本来让人给他们找好了工作,结果你大哥他们觉得不合适,还是回工地上了。”

苏锐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来,这老芮家还真的是太朴实了,如果换做别的家庭,有苏家这种“靠山”,肯定会千方百计的利用起来,又怎么可能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呢?

“都是好人。”苏锐在心中说道。

村子本身就已经在山坡上了,在芮喜根的带领下,苏锐和林傲雪沿着山梁走着,望着这片在冬天已然变得光秃秃的山,苏锐有些无法言说的感慨。

母亲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到这里,永远的长眠在家乡。

“唉。”芮喜根一边走着,一边叹了口气,说道:“老苏一家人把红云骨灰送回来的时候,还专门带来了两个懂行的人,给红云挑了一个风水最好的位置来当墓地。”

苏锐知道,老爷子终究是很在乎母亲的。

老爷子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完全不相信神佛或者风水之类的东西,可是,当芮红云去世之后,他却还是要给对方选一块风水宝地,由此就能看出来,他对芮红云是多么的在乎。

外界很多人都传说苏老太爷很铁腕,很冷血,可事实上,根本不是外界传扬的那个样子——为了他在乎的人,老爷子是绝对可以付出一切的。

风很大,天很凉,但是,苏锐本来没什么温度的手,却逐渐的热乎了起来。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他们便来到了一处墓碑前。

不,确切的说,这里有着三块碑,一处是芮红云的,另外两处则是苏锐外公外婆的。

看着墓碑,芮喜根叹了一口气,说道:“红云走得早,你外公过了十几年才走,你外婆是前年去世的,唉,可惜你没能见到他们最后一面哪。”

苏锐深深的点了点头,心中也有着很多的遗憾。可是,时光流逝,无法倒转,很多事情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这世间最遗憾的几件事,其中就有——子欲养而亲不待。

不过,苏老爷子还在,苏锐心想,回去之后,要拎上两瓶酒,好好的跟老爷子喝一场。

看着墓碑上的“芮红云”三个字,苏锐摇了摇头,他的心里面有着很多悲凉与哀伤。

此时此刻,他虽然和母亲在空间上的距离很近,但是,却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

而在时间上,这一对母子却已经相隔了二十多年,这是完全无法缩短的距离。

这是生与死的距离。

苏锐看着墓碑,闭着眼睛,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然后,他的双膝开始弯曲,缓缓的跪下了。

林傲雪见状,一言不发,也毫不犹豫的跪在了苏锐的身边,丝毫不在意地上的泥土与落叶会弄脏她的裤子。

“傲雪,跟我一起,给咱妈磕几个头。”苏锐的声音低沉。

林傲雪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苏锐看着墓碑上的字,轻轻的喊了一声:“妈,我来看你了。”

这是他人生之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叫出“妈”这个字。

而这个称呼,本应在二十好几年前就应该喊出来的。

这是迟到的呼唤。

这是永远无法完成的梦想。

此时此刻,跪在母亲的墓碑前,苏锐的思绪翻飞,思念开始疯狂生长。

那些能够陪伴在母亲身边的,无疑是幸福的,无疑是让人羡慕的。

苏锐的眼圈已经红了。

他缓缓的伏下身子,磕了第一个头。

他能够想象母亲在见到自己时候的欣喜,也同样能够想象她在得知不能照顾自己一生之时的那种失落感。

林傲雪也陪着苏锐磕了一个头,她那洁白的额头之上甚至沾了一些灰尘。

能够真切的体会到苏锐的心情,林傲雪的眼眶之中也一直有着晶莹的泪光在闪动。

没能见到苏锐的母亲,她也是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哀伤和遗憾。

寒风呼啸,往苏锐和林傲雪的身上吹了不少的落叶,两人继续磕了第二个,第三个。

芮喜根站在一边抹着眼泪,他说道:“红云,你看到了吗?儿子和儿媳妇来看你了。”

苏锐磕了三个头,然后拉着林傲雪站起身来,再度轻轻的喊了一声:“妈。”

这简单的一个字,凝聚着无限的情感,也概括了他心中所有的话。

深深的看了这墓碑一眼,苏锐便带着林傲雪,又给逝去的外公外婆磕了头。

“好小子。”芮喜根走到苏锐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舅。”苏锐轻轻的点了点头:“以后我会常来的。”

“走吧,咱们回去,今天晚上好好喝几杯。”芮喜根说道。

苏锐的目光柔和:“我给您端酒。”

“好,好!”芮喜根的脸上又露出笑容来,在他看来,苏锐重情重义,实在是个难得的好小伙子。

“大舅,我想待会儿下山,我和我妈再呆一会儿。”苏锐说道。

“好,你去吧。”

芮喜根走开了几步,而林傲雪也一样,她这次并没有选择站在苏锐的身边。

想必,苏锐这个当儿子的,有很多心里话想要跟母亲倾诉吧。

重新回到墓碑前面,苏锐用手擦掉了那些字迹上的灰尘,他低声说道:“我经常做梦,会梦到你。”

——————

PS:这一章写的好慢。

感谢lslt003、kev星星点灯、太祖四方养德、红龟仔、俺家宝宝她姓、醉丶青丘、xo5320、书友36330259、cnm听见没cnm、云梦罗天、勤奋的火棒、当局者3721、阿文8067、holdlovesn、梦里人生、大连仁者无敌、大爱王梓熙、挡累、chenli10150、奥动东、书友41075386、、西域突厥、慢慢买买买、贪吃的小灰灰、烈焰大傻逼丶(反弹)、沫沫子雨、kxc841028、书友39674000、夜幕天堂、aa0612216、书友27443058、江阴扛霸子、荣耀最后一刻、初_二、她彬哥_、灵犀子、happying93、wanjunwansui、杨羊得亿、虚假的笑55、书友32929841、海10261122、Love春莲、百草烤鱼、李尚龙是邪帝、雪花15975328、飞天神棍698、___丶Y@百度、燧烽天火、cw613961、淫领时殇、书友42623910、书友42962236、残夜孤烟、胖达君、烈焰丑丑丑(我帅帅帅)、书友40452558、打工仔胡刚、Gemini_紫枫、就这个可以、书友19342409、光音溟、Mr丶M先森、未来_未来、看书要对口味、游荡边缘、水中泡泡、天一yhl、O流年乱浮华0、烈焰一秒钟(我十个小时)、柳随风风、过去太残忍X、吕小布ipad、受攻吧老烈焰(来啊来啊)、河南人偷井盖、长春路大药房、qdhaha123、小鸟一生推、书嬴、张永睿、书友43014314、见水抛杆、aaaaaa4、卖火柴的男人、zz李世赫、烈焰隔壁老李(我去敲你的门;)、dxm199、灬烽火讥峰、刘晨阳punky、电鳗808、动无终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1864章 给妈磕头!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