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824章 让我感谢你

第2824章 让我感谢你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苏锐不禁说道,“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怎么就不能多聊会儿呢?”
就他这张嘴,多聊一分钟,苏无限都觉得自己得折寿俩月。
“呵呵,你也知道我们见你这大忙人一面不容易?”苏无限嘲讽的说道。
“这次回来了,什么时候离开首都?”苏耀国问道。
“不好说。”苏锐想了想,还是给出了这极不确定的三个字。
“如果有时间的话,去找玉干聊聊天。”苏耀国说道。
“我可不想去。”苏锐的脸色立刻苦了下来:“我那老首长的性子我太明白了,上次派给我的任务我都拖了一年多,到现在还没干呢。”
“反正啊,你是跑不掉。”苏耀国笑呵呵的,心情极好。
和苏锐又聊了几句,他便站起身来,对儿子说道:“我们回去了,记得看病。”
这一句话从老爷子的嘴巴里面说出来,杀伤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苏锐的脸上全是艰难:“爸,我没病……”
而苏天清则是笑的肚子疼,腰都直不起来了。
“好好看病。”苏无限也跟着拍了拍苏锐的肩膀,微笑地站起来了。
他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气苏锐的机会。
苏无限走了两步,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又说道:“对了,安可,有时间的话就去家里吃饭,别不好意思。”
周安可红着脸点了点头:“好的,大哥。”
苏锐说道:“苏无限,真当人家姑娘的脸皮和你一样厚啊。”
苏无限压根就不理他,直接朝外面走去。
“咱们也走吧。”苏锐对周安可说道。
“嗯,走吧。”周安可到现在还没从之前的羞意之中回过神来……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当众做出了这种事情呢?
看得出来周安可的心态,苏锐笑着说道:“人嘛,总要遵循内心的本能的。”
周安可看了他一眼,随后说道:“那你告诉我,今天晚上你准备住哪里?”
这个问题直接把苏锐给打到了死角——既然遵循本能,那么你到底准备睡在什么地方?如果不睡在我那儿,也是本能的指引?
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不过,苏锐现在已经暂时的从小受状态之中走出来了,他直接看似大大咧咧的说道:“就去你那里吧,怎么样?”
周安可的俏脸顿时红了。
她的声音也小了一些:“好。”
谁也不知道这简单的一个字里面包含着多大的决心。
声音虽小,但是却流露出了一股坚定的味道。
此时,这一对男女已经走出了饭店,夜晚的风把周安可的长发吹的微微飘起来,充满了青春的感觉,配合上她的气质,让人无法不动心。
“说真的吗?”苏锐笑道。
“嗯。”周安可轻声说了一个字。
“其实,我都已经准备很久了。”周安可紧接着说道。
这个来自于江南水乡的姑娘看似没什么主见,可是,她的心意、和她想要做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苏锐轻轻伸出手来,轻轻的把周安可拥入怀中。
“安可,谢谢你。”苏锐说道。
“你为什么要谢我呢?”周安可很喜欢这样被苏锐轻轻拥住的感觉。
不远处,严祝看着这一切,撇了撇嘴,然后说道:“撒狗粮是一种很不人道的行为。”
“你知道吗,每次执行任务回来,其实我都很疲惫,都需要一个合理的调整期。”苏锐轻声说道,“不然的话,很容易会有战场综合症。”
“那种病……是真的吗?”周安可说道,她并不明白苏锐为什么会忽然说起这个话题,也不知道这和他要感谢自己有什么关系。
“是真的,这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问题。”苏锐说道:“我也一样,可能短时间内会怅然若失,会很不习惯,会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看起来很洒脱很淡定的苏锐,其实也是有着他的焦虑。
没有谁是天生的铁石心肠,没有谁会看到那么多的鲜血甚至是残肢断臂而无动于衷——苏锐虽然见得多了,但是他从来也不曾喜欢过这种感觉,甚至,每次还得专门通过一些事情进行调整。
可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苏锐都选择自己扛下来,尤其不会把这样的问题告诉他亲近的人。
就像这一次,他在峨眉受了不轻的内伤,连续吐了两次血,可是在离开川中之后,他对此事只字未提。
苏锐不会告诉自己的亲人,以免他们为自己而担心。
其实,有哪一次任务,不是在生命的悬崖边缘走钢丝?
因此,每每归来,苏锐都会很累,那是一种由心而发的疲惫,
“所以,感谢你,让我非常迅速的从这种状态之中调整了过来。”苏锐回想着之前的画面,说道:“你可能不会想到,当我看到你吃辣椒的时候,看到你几乎被辣哭的时候,我心中的那种焦虑感一下子就没有了。”
周安可听了,不禁露出了笑容来:“你那是幸灾乐祸的吗?”
“不,并不是。”苏锐说道,“后来我也吃了不少辣椒,虽然嘴里全是辣味,但满心都是轻松。”
“这个理由真的很……”周安可想了想,终于找到了准确的用词:“虽然这好像有点奇葩,但是,我很高兴。”
她觉得自己终于能为苏锐做一点事情了。
如果能够用让自己被辣哭的方式使得苏锐彻底从焦虑状态之中解脱出来的话,那么周安可真的愿意在家中常备辣椒的。
只是,苏锐并没有说明,让自己真正从那种焦虑之中彻底解脱出来的,还是周安可在众人面前的那一吻。
苏锐并不是超人,他也会受伤,也会失落,他不是完美的,他在某些方面的小受性格更是一种不强大的证明。
每次大战过后,总需要一些放松,这个时间段有长有短,而周安可今天的表现,便是最迅速的把苏锐从这种状态之中拉了出来。
那带着羞意与坚定的眼神,那静静流淌的情感,无不让苏锐的内心变得柔和起来,那种脱离了大战之后的焦虑感,也彻底的消失不见。
似乎,连带着苏锐身体的伤势,都变得减轻了许多。
“苏锐,其实我更要谢谢你。”周安可说道。
在夜晚的微风之中,她的笑容充满了恬静的味道。
“你为什么要谢我呢?”苏锐苦笑。
他在心里面补充了一句:“其实,你更应该怪我才是,我让你等了那么久,未来也可能一直等下去……”
“你不要问为什么,总之,我就是要谢谢你。”周安可的声音轻柔。
是你,让我找到了我最想要的那个人。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就在两人静静相拥的时候,忽然有咳嗽声从一旁响起。
“老板,老板娘,咳咳,我可能得打断一下。”严祝说道。
周安可立刻便从先前那种意境之中退了出来,然后像是触电一般的把手从苏锐的后背处挪开了。
“怎么了?”苏锐不满的说道,“没看到老板我正忙着呢吗?”
“老板,有人找你。”严祝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斜后方:“我觉得你可能要见一见,否则,这么美妙的拥抱,我也不忍心打断啊。”
苏锐顺着严祝的手指看过去,一个男人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还真是好久不见了。”苏锐笑了笑,说道。
只是,他这笑容之中,似乎有着一丝很清晰的嘲讽味道。
那个男人,正是白秦川。
他走到了苏锐的面前,微微一笑:“其实也是碰巧遇到了,要不找个地方坐坐,然后聊聊?”
“安可,让严祝先送你回去吧。”苏锐转身对周安可说道。
“嗯,你自己小心一些。”周安可轻轻地握了握苏锐的手。
此时,她再做出这样的动作,也显得自然了许多。
周安可跟着严祝一起离开,白秦川看着她的背影,说道:“真是个好姑娘。”
“当然。”苏锐看了看他,“贺天涯离开了,你最近日子好过不少吧?”
白秦川摇了摇头:“他还会回来的,我现在也是乐得清闲。”
“找我想聊什么?”苏锐并不算给面子。
“找个酒吧坐坐吧?”白秦川笑着说道,“我对首都的夜店还是很熟悉的。”
“好吧,你带路。”苏锐现在心态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焦虑的情绪彻底消失不见,他忽然对接下来和白秦川的交流报以很高的期待了。
也许,由于贺天涯的离开,说不定白家可以改变一些过激的行为,首都的局势也可以发生相应的改变。
白秦川带着苏锐来到了一处酒吧,这地方不算喧嚣,只有乐队在台上唱着民谣。
给苏锐倒上了红酒,白秦川主动跟他碰了碰杯子:“我先干为敬。”
说完,他一饮而尽,而苏锐却是浅尝辄止,淡淡说道:“之前我喝了不少白酒,现在随便喝一点吧。”
“徐静兮回川中了。”白秦川忽然说道,“我听说你们一起回去的。”
“怎么,查户口啊?”苏锐淡淡的说道:“路上偶遇罢了。”
“倒不是查户口。”白秦川摆了摆手,“其实,我是想说,我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帮静兮的忙,是有原因的。”
“哦?”苏锐的眼中流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你知道我帮了她?”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824章 让我感谢你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