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810章 李悠然的大床

第2810章 李悠然的大床

被李悠然这样搀扶着,苏锐感受到了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不禁苦笑了一下。
不过,钟阳山的那些弟子们很快也就反应了过来,之前盛又天和谢琳琳已经对他们说出了事情的原委,这个被师叔祖搀扶住的年轻男人,正是此次事件的主导者。
没有他的付出,钟阳山也不可能再度回归纯粹。
因此,在最初的“心碎”过后,在场的大多数人看向苏锐的眼神便多了一丝佩服。
李悠然搀扶着苏锐慢慢地爬着山,欣赏着民间很难看到的美景。
而一大堆钟阳山弟子就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
他们没有见到峨眉山上发生了怎样的场景,但是却能够从李雪真的描述中感受到那种惊心动魄与荡气回肠。
钟阳山开始有了难得的平静。
从此,这些弟子们又可以重新回到往日的宁静生活了,那些勾心斗角都将不复存在。
陪着苏锐参观了一下钟阳山,李悠然觉得自己的心绪又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回来了,真的挺好。
她又看向了苏锐,如果没有这个年轻男人的话,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自己的人生轨迹也就不会重新出现弧度,画出了一个大圈,终究回到了原点。
不过,原点和原点之间也是有变化的,这种变化是可喜的。
“葛立江被赶走了,那些实权长老估计也没脸再回来了,从现在开始,钟阳山需要一个新的掌门人了。”苏锐看了看李悠然,笑道:“只是,选谁好呢?”
苏锐知道,李悠然虽然辈分极高,但是并不适合当现在的掌门,如今钟阳山正处于新老交替的过渡期,还是选一个年轻人比较合适一些。
盛又天忽然来到了李悠然的面前,说道:“师叔祖,我们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呢?”李悠然问道。
“我们好像把大师兄给忘记了。”盛又天挠了挠头。
“你们的大师兄?”李悠然想了想,说道,“他好像是叫……陈晖?”
“是的,如果重新选择掌门的话,我想,没有比大师兄更合适的了。”盛又天笑着说道。
“那他此时在什么地方?”苏锐问道。
停顿了一下,苏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我好像记得你说过,你们的大师兄被掌门罚着面壁思过好几年呢,是么?现在他不会还在面壁吧?”
盛又天点了点头,露出了些许难堪的笑容:“确实是的,我们光顾着高兴了,都把他给忘记了。”
苏锐哭笑不得:“那还不抓紧去把你们的大师兄给迎出来啊。”
“哎,我们现在就去。”盛又天说道。
苏锐说道:“我们和你一起去吧。”
苏锐曾听闻,这个大师兄在盛又天等人心中的威望极高,影响力很大,他从来没有向葛立江等人妥协过,哪怕一直受着打压,也从来不说半句软话,确实是难得的硬气。
人往往是会向着环境而低头的,想要做到从始至终都能够保持初心,真的太难太难了。
一行人来到了几里外的山谷,在那里,有着一处简陋之极的土房子。
土房子的周围有着一圈小小的篱笆,而大师兄陈晖平时主要的活动空间,就是在这一圈小篱笆之内,绝对不准离开。
当然,葛立江并没有安排人刻意地看管陈晖,毕竟这片山谷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人来。
所以,当钟阳山的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出现在小屋前面的时候,那个正在篱笆内锄草的男人一时间愣住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年多了。
苏锐看到了陈晖,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即便一个人呆在深山里面“面壁思过”,他也仍旧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看起来让人感觉到非常的舒服。
“师叔祖?您怎么了来了?”陈晖看到了李悠然,不禁揉了揉眼睛,他有点难以置信。
说是闭门思过,其实陈晖就是被囚禁在这里,掌门葛立江需要的是一个上上下下都能够绝对服从他的意志的钟阳山,像他这样的“顽固不化”的家伙,自然只能引起葛立江的反感。
在被软禁于此地之后,陈晖就没有出去的打算了,葛立江其实还想重用一下陈晖,每隔两个月便派人来问问陈晖是否后悔,然而,每次都碰一鼻子灰。
“大师兄。”盛又天兴奋的说道:“师叔祖回来了,葛掌门已经离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陈晖问道。
“故事有点长,听我慢慢跟你讲。”李雪真这时候说道,“反正,咱们钟阳山,要变回以前的那个钟阳山了。”
“以前的那个钟阳山么?”陈晖听了,忽然一阵恍惚。
以前的那个钟阳山,似乎只存在于记忆之中了,已经消失的太久太久了。
“目前,钟阳山正处于新老交替之中,我想让你暂代掌门之位,你觉得怎么样?”李悠然问道。
这局势的转变实在太大了。
陈晖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情给消化了一下,然后目光坚定的说道:“师叔祖,我愿意担起这份责任来。”
于是,钟阳山的新掌门人选就确定下来了。
从此,这个门派将一扫往日的暮气与复杂,充满了简单与朝气。
至于一地鸡毛的峨眉派会怎么办,苏锐才懒得管。
陈晖离开了山谷,来到了他的新位置上,迅速的投入了工作,如今钟阳山百废待兴,他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苏锐则是对李悠然说道:“悠然姐,能去你住的地方看看吗?”
李悠然笑了笑:“当然可以,正好休息休息。”
刚刚这几个小时里面,苏锐一直在山上山下转悠着,帮着操心钟阳山的大小事,都还没来得及歇息一下呢。
李悠然扶着他,走的很慢很慢。
李雪真则是小跑着到了前面:“师父,我先去烧水沏茶,打扫房间。”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他们才来到了李悠然的住所,这是处于后山之上的一处僻静小院,推开窗子,就能够看到云海。
看着这白墙灰瓦的小院,李悠然不禁有点感慨。
这里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来过了。
回想着这一年来的经历,李悠然还是有点恍惚,好像不是真的,可确确实实是发生过的。
只是,所有的精彩,都要从遇到苏锐之后说起。
由于此地本来灰尘就很少,李雪真的动作又麻利,很快便收拾好了屋子,在庭前铺开座位,泡了一壶茶。
“这么喝茶,感觉真好。”
苏锐品着茶,感慨的说了一句。
是啊,有山有水,有云雾有茶香,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这种日子,恐怕过上一辈子也不会觉得腻吧。
人总是需要恬淡的环境的,没有喧嚣,没有争斗,彻底放松。
“我觉得,以后可以经常来这里住一段时间。”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一旁正在收拾的李雪真听了这话,差点没兴奋的跳起来:“那多好啊,你就算天天住在这里,我和师父也是高举双手欢迎的!”
“一定要常来。”李悠然说道。
说完了这句话,她忽然有点心酸。
因为,这似乎就意味着,他们好像即将到了离别的时候了。
这十几个小时以来,李悠然的脑海里面全部都是苏锐替自己挡下胡天福那一掌的模样,这一段时间以来,李悠然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这个年轻男人,已经习惯了他来替自己决定一切,可是,忽然发现此时已经快要离别,李悠然那本来飞扬的情绪一下子便无法轻快起来了。
生命之中忽然闯进来这么一个男人,李悠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心门已经被苏锐叩响了。
苏锐一边喝着茶,一边咳嗽着,看来内伤还没好。
李悠然有点担心的说道:“你的内伤还没好,歇息几天再下山也不迟。”
“确实是有点累了。”苏锐点了点头。
随后,他把杯中水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来,说道:“走吧,悠然姐,带我参观参观你的房间。”
“好。”李悠然主动搀扶着苏锐,这个动作充满了自然。
她先前在路上换了一身衣服,至于那件沾染了苏锐鲜血的白衣裙,并没有扔掉,而是被她小心的收了起来,等有时间再洗。
李悠然的房间很大,但是只有一床一桌一柜,非常的简单,和她的人一样。
“这床可真的挺大的。”苏锐微笑着说道,“让人一看就有想在上面打滚的冲动。”
说完这句话,这货意识到有点不妥,咳嗽了两声:“这个……我只是单纯的在感慨这床很大,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李悠然的俏脸似乎有点热,她本来也没多想,不过,经苏锐这么一说,她不禁深深的看了这床一眼……好像是挺大的。
而就在苏锐感慨了一句之后,忽然一股难言的疲惫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让他控制不住的闭上了眼睛,随后便失去了重心,直接朝后面仰去。
李悠然连忙伸出手,将他扶住了。
“苏锐,苏锐,你怎么了?”
苏锐闭着眼睛,也不答话。
李悠然试了试他的呼吸,还比较平稳,于是便小心的把他扶到床边躺了下来,
于是,苏锐终于满足了在这大床上睡一觉的愿望。
可他这一睡,就是三天。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810章 李悠然的大床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