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804章 十一年前,是你

第2804章 十一年前,是你

往事如风。
军师站在苏锐的旁边,看着张不凡,眸子之中一片平静。
而张不凡则是看着这个曾经最出色的弟子,眼里全是复杂的目光。
比起苏锐五年前见到他的时候,张不凡的白头发越来越多了,皱纹也变得更密集,确实,他更老了。
而军师呢?苏锐虽然对五年前的她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想来,定然比五年前更惊艳,更出彩,更飒爽。
“你还恨我吗?”张不凡话锋一转,忽然说道。
在此之前,他还说“就当没她这个弟子”,可现在,一旦和军师面对面,张不凡又动容了。
军师看了看他:“人老了,就容易变得感性,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子的。”
这句话听起来平平淡淡,但是其中好像也带着一丝并不算特别明显的讽刺味道。
苏锐意味深长的看了张不凡一眼,他对于这个老道士的性格是有着一些了解的,这老爷子以前绝对是属于执拗到极点的那种人,他在任何事情上都固执己见,哪怕是错了,都不会听进去别人的意见。
估计师徒两个在观念上起了冲突吧,一个不肯认错,一个不肯妥协,矛盾越积累越多。
军师的性格和夜莺还不一样,夜莺表面上看起来挺高冷的,但是一旦和她熟稔起来,就会发现这丫头根本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不好接近,甚至有些时候还会非常的听话。
军师就不同了,她更有主见,当然骨子里也有那一份执拗在,当然,这里的“执拗”换成“坚持”也更加合适一些,如果没有这执拗,没有这坚持,怎么会因为一面之缘,就追随苏锐好几年?有怎么会把所有的青春都隐藏在一张面具之下,在混乱的西方黑暗世界中铸就一段不朽的传奇?
“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张不凡摇了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军师看了看他,笑了笑:“真的都过去了吗?”
苏锐分明从军师的笑容之中看到了一丝自嘲的味道。
“你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等了十来年,直到现在,我也没等来你的道歉。”军师摇了摇头,继续自嘲的笑了笑:“其实你说的对,都过去了,我也无需等待什么。”
此时此刻,场间的主要焦点,似乎已经转移到了军师的身上。
太阳神殿的战士们还在和杀门弟子在周边打的很激烈,但是,中央的峨眉高层及弟子们丝毫没有参战的意思,事实上,他们现在也很迷茫,这几个小时的一波三折,已经让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些年来,你的心里有着不少恨吧。”张不凡又说道。
“不,这不是恨。”军师看了看他,“就像你说的,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过去的可不止是曾经发生的事情,也有那些师徒感情,也一并随着时间而流逝了。
张不凡并没有问自己这位弟子这些年间又去了哪里,当军师出现在苏锐身边的时候,一切答案都已经揭晓了。
说不上为什么,此时的张不凡宁愿军师再骂自己几句,甚至跟他动手也行,这样激烈的反应也许会让他舒服一点……最难受的,就是这种无边的冷漠了。
这是一种对待陌生人的状态。
曾经的张不凡可以和弟子冷战到底,甚至老死不相往来都有可能,在他看来,师命大于天,所有的违抗师命,都是不忠不孝不义的表现。
可是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观念也开始渐渐的发生变化。
人一到老,就总喜欢回忆过去,张不凡也是这样,只是,以他这固执的性格,还是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个最出色的弟子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恨这么久。
“一句话确实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军师摇了摇头,说道:“一句话也能看清一个人。”
很显然,军师的意思是——张不凡曾经用一句话改变了她,而她也因这句话看清了自己师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外圈的战斗这么激烈,而内圈之中,这师徒两个还在淡淡的讲话,而一众峨眉之人则是静静观看,这场面本应该很违和,可是,在场的那些峨眉弟子们却感觉到莫名的和谐。
也许,他们跟苏锐本来就不该成为敌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没错,这声音即便是在峨眉弟子们听来,都有点不太和谐。
“张掌门,这是你的弟子小白吧?她比起十年前可是出落得更加漂亮了。”杨重楼忽然说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往前走了几步。
此时,他和张不凡以及军师间的距离,不过是短短的十米而已。
这十米,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够迫近了。
听着这笑声,苏锐很不爽的回了一句:“关你屁事?”
别人夸军师漂亮都没问题,可是,这个伪君子杨重楼一说起话来,怎么让人这么的不爽呢?
军师看着杨重楼,露出了微微意外的神情,随后,军师的目光便开始锁定在杨重楼的眼睛上面了!
“是你。”军师轻声说道。
她的目光先前一直如湖水般平静,此时好似微风吹过,渐起涟漪。
“什么是我?”杨重楼微笑着说道,“这位小白姑娘,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是你。”这一次,军师微微的加重了语气。
而张不凡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也转向了杨重楼,然后皱起了眉头,随后又看了看军师。
“小白姑娘,很久不见了。”杨重楼也始终看着军师的眼睛,“十几年前,我造访翠松山的时候,我们曾在会客殿里见过一面。”
“是十一年前。”军师脱口而出,这个数字更为精准。
“十一年,没想到小白姑娘记得这么清楚,真是岁月如梭啊。”杨重楼说道,“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峨眉派的掌门,而你,也只是一个刚刚步入豆蔻年华的小姑娘。”
“确实如此。”军师的声音仍旧很平静,但是,这平静之中,却似乎蕴含着一股清晰的张力。
“今日重逢,没想到却是以敌对的身份,这人生真是戏剧性。”杨重楼微笑着说道,好像他现在已经是胜券在握了一般。
“你还记得十一年前的事情吗?”军师盯着杨重楼的眼睛,声音平静,但是,苏锐感觉到这声音中那股引而不发的张力在慢慢的变得明显起来。
“有事!”苏锐立刻冒出了这种念头来!
他看着杨重楼,眼睛里面开始逐渐浮现出危险的神色来!
“十一年前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怎么会一一记得。”杨重楼的神色很镇定,淡笑着说道,“我只记得我造访过翠松山,但你若是问起细节来,我可能还真的记不清了。”
张不凡的目光之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然后转脸问向了军师:“你说的那个人……是他?”
军师并没有回答师父的话,而是盯着杨重楼:“是啊,如你所说,这人生真是戏剧性。”
她的眸光忽然变得悠远了起来:“十一年过去了,我以为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知道那个人是谁了,但是没想到,我今天又遇到了。”
事已至此,军师的意思很明显了,她口中的那个人,就是杨重楼!
张不凡又问了军师一句:“你确定吗?”
军师还是没理他,她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杨重楼的眼睛……以及眉毛上。
苏锐在一旁听的有点着急了:“军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点告诉我啊。”
杨重楼笑了笑,说道:“小白姑娘,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所为何事,现在局面对你们来说并不算太好,优势都在我这一边,我可能不会给你们留多少时间的。”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所以……有话就快说吧。”
其实,从目前局面上看,太阳神殿对杀门弟子反而是占据优势的,只是不知道杨重楼到底还有没有布置其他的后手,现在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没有底。
既然消失数百年的杀门都能够被杨重楼给重新培养出来,谁又能猜到这掌门接下来还会放出什么大招来?
“好,你若想听,我便讲。”军师淡淡说道。
说完之后,她又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
这眼神……苏锐一下子便读懂了。
他把手臂从李悠然师徒的臂弯里面抽出来,走到了军师的身边:“无论怎样,我都无条件支持你。”
风里雨里,我陪着你。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是这样做的,这一对可以把生命托付给对方的老战友之间早已形成了无需言语的默契。
“嗯。”军师对苏锐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的眼神里面,有真实的信任,有浓浓的安心,也有并肩作战的坚定。
杨重楼面带微笑,也不催促,就这么看着军师。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准备听这个漂亮姑娘说起十一年前的往事。
“十一年前,峨眉大师兄、也就是现在的掌门,杨重楼……带着一众弟子造访翠松山。”军师沉声说道:“也就是那一次,我在会客殿第一次见到了杨掌门。”
“确实如此。”杨重楼微微颔首。
“当然,当时我并没有仔细看他,并不记得他的五官到底如何,只是站在翠松山弟子的阵列里面远远看了一眼而已。”
军师继续说道:“那一次,峨眉派弟子在翠松山呆了整整三天,直到第三天夜间,有一个蒙面男人来到了我的房间。”
听到这里,苏锐感觉到心脏一紧!
——————
PS:今天要出门,熬夜写了一章,先发了,不知道有没有第二更,如果晚上十点半之前我能写出来就会更新,如果十点半还没更,大家就别等了,么么哒。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804章 十一年前,是你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