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787章 放狠话,谁不会?

第2787章 放狠话,谁不会?

对于葛立江来说,他今后的人生目标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牢牢抱住胡天福的大腿。
日后,胡天福成为了峨眉掌门之后,他这个钟阳山掌门之位也就坐的更加稳当了。
在他的眼中,什么尊严,什么名节,在权力的面前,都是一文不值的。
如果你没有享受过权力,那么你就不要说这种东西是无趣的。只有你真正的尝到了一丝甜头,才能够品味出这两个字里面的浓浓诱惑力。
没有人能够抵抗。
此时峨眉有难处,葛立江如果不站出来的话,那么就太浪费机会了。
从此之后,峨眉上上下下,都会记得自己的好!
看着葛立江点名要挑战自己,苏锐的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来。
没错,就是嘲讽,浓浓的嘲讽!还没轮到你呢,你就主动跳出来了!真是够迫不及待的啊!
苏锐看着葛立江,他知道,当初逼迫李悠然远离钟阳山,他这个当掌门的,一定是罪魁祸首!
而且,钟阳山最近几年的乱象,和葛立江一定脱不开干系!都是因为他,钟阳山才会变得如此的乌烟瘴气,好端端的一个名门,放弃尊严,自甘堕落!
此人若是不除掉,钟阳山根本别想再兴旺起来!
“我在和峨眉山掌门说话,你又算哪根葱?”苏锐冷笑着说道。
你算哪根葱?
听了苏锐的话,葛立江差点被气的鼻子都歪掉了!
开什么玩笑,老子是钟阳山的掌门人!在你眼睛里,难道就是一根葱吗?
胡天福看了葛立江一眼,然后对愣在一旁的弟子喊道:“快去,取我的剑来!”
葛立江上前两步:“胡长老,杨掌门,此子就交给我来对付吧!”
苏锐冷笑:“你们还真是有点意思,一群人打我一个,这是要来车轮战吗?”
葛立江同样报以冷笑:“本人只是想要体验一下无尘刀的威力罢了,看看是否名副其实。”
“看看是不是名副其实?你这样说,是在怀疑这把刀,还是在怀疑天心长老?”苏锐眯着眼睛,目光之中全是精光。
他手中举着的那把刀,同样释放出强烈的寒意,阳光打在刀身上,所反射出来的光芒,晃的人睁不开眼睛,不能直视。
“我从来没有怀疑天心长老的意思,但在我看来,这把刀放在你的手中,是对这无尘刀的玷污。”葛立江说道。
“那你还不是在讽刺天心长老眼光不好,挑了我这么一个没用的家伙当了传承人?”
“你……”葛立江有点急了,在斗嘴方面,他自然不是苏锐的对手,如果放开了吵架的话,那么苏锐绝对能够把这峨眉山主峰顶上的所有人都给活活气死。
杨重楼仍旧沉默着,他的脑子在迅速转动着,可饶是如此,他也仍旧摸不清今天苏锐的底气究竟在哪里。
这么单枪匹马的闯峨眉,甚至把山门都给拆了,他真的意识不到他的末日已经来到了吗?
苏锐看着葛立江,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讽刺的意味:“其实,你就算是不主动站出来,我也是要去找你的。”
听了这话,杨重楼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似乎他觉得苏锐的这句话里面还有着别的深意!
葛立江眯了眯眼睛:“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今天你来到峨眉找麻烦,死罪难逃!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听了这话,苏锐微微的笑了笑:“既然你对我说了这么重的话,那么在开打之前,我是不是同样也能对你放句狠话呢?”
在苏锐看来,这些江湖中人,真的是戾气太重,为了达到目的,简直不择手段,甚至是草菅人命都在所不惜!就像现在葛立江为了抱大腿而不惜主动站出来杀了苏锐一样,人命关天,是儿戏吗?
一想到这里,苏锐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涌出了一股怒意,这还是他能见到的地方,就充满了如此多的戾气,就如此的污秽不堪了,那么在他看不到的那些角落里面,这江湖上的某些人又得肮脏成什么样子?
苏锐忍不了,他也不想再忍。
感受着苏锐身上渐渐不一样的气势,杨重楼的目光开始有些复杂了起来。
他本来并没有把苏锐这个所谓的“小友”给放在心上,这连后生小辈都算不上,就算是凭着一把无尘刀,又能翻出怎样的浪花来?
可是,很快,杨重楼便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就凭苏锐先前拔出无尘刀的那一下,就能够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真的不同凡响!杨重楼至少可以肯定,在自己和苏锐同样年纪的时候,恐怕连他的一半都不如!
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来成长的话,那么三十年过后,此人的成就将是何等的恐怖?
一想到未来峨眉可能会有一个如此可怕的敌人,杨重楼的心就彻底淡定不下来了!
看今天这样子,苏锐和峨眉的仇怨也是没法化解的了,那么不如就……一个念头开始在杨重楼的脑海之中渐渐成型。
只是,这样做,未免实在是有些铤而走险了。
杨重楼摇了摇头,随后眼角的余光便瞥到了旁边的胡天福。
此时,胡天福的剑已经被取来了,握在手中,他对苏锐虎视眈眈。
接下来该怎么办,杨重楼的心里面已经有数了。
至少,先让这个一心想着抱大腿的葛立江去试试苏锐的身手,也算是给自己留个底。
不管怎么样,敢把峨眉的山门给推倒,这种人绝对不能放下山,若是放了,峨眉的颜面就会荡然无存了!
葛立江对苏锐冷笑道:“哦?那你倒是不妨把你的狠话给说出来,不过,我可提醒你,千万不要因为风大而闪了舌头!”
“很简单。”苏锐浑身的气势骤然凝聚,似乎随时都能够爆发出来:“今天,来到峨眉主峰的所有钟阳山弟子,没有我的允许,一个都别想活着下山!”
一个都别想活着下山!
所有人!
这句话,可谓是充满了无与伦比的霸气!
你不是要威胁我一个人的生命吗?那么好,我就威胁你一堆人的生命!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看看谁先玩不起!
听了这话,葛立江的面色稍稍的变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
“就凭你?你也配?”葛立江的笑声一收,说道:“我钟阳山来了一百多人,所有顶尖弟子皆列于此,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能拦得住!”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而且,恐怕你现在还得先过我这一关才行!”
说着,葛立江猛然跨前了一步,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他要动手了!
“不,你今天的的对手,不是我。”苏锐后退了一步,说道。
这句话,他曾经对魏公言说过,那一次,魏公言惨败,打的无比狼狈,直接沦为了苏锐的人质。
“你这是什么意思?”葛立江笑了笑,“怕了?”
胡天福立刻想到了那个击败了魏公言的神秘人!
根据钱培江的描述,此人的掌法奇妙无比,犹如穿花蝴蝶般飘飞,轨迹飘忽,让人难以战而胜之。
难道说,苏锐把这么一个帮手给带来了吗?
胡天福握紧了剑柄!他已经准备伺机将苏锐斩杀了!
“葛立江葛掌门,你今天的对手,就在车子里面,而且,还是你的老熟人呢。”苏锐微微一笑,然后大大方方的朝着停在一旁的轿车走了过去。
是你的老熟人!
听了这话,葛立江一头雾水!
难道说,是自己江湖之中的朋友吗?可是,谁会帮助这小子来对付自己?
可是,无论谁来,都别想限制住自己带来的这一百多人!苏锐这牛皮是铁定要吹炸了的!
而这时候,听到了苏锐的话,胡天福的脑海之中却好像有一道灵光闪过!
苏锐说这个帮手是葛立江的老熟人?
葛立江固然有很多老熟人,可是,能够拥有如此绝妙的掌法、并且还是个眼睛很漂亮的女人,那么会是谁?
范围已经缩的很小了!
尽管最终的答案还没揭晓,但是在胡天福的面前,已经似乎是有一道绝美的身影缓缓浮现,虚空而立,衣袂飘飘,好似自天宫中下凡的仙子!
钟阳山!李悠然!
尽管胡天福并没有听说过钟阳山之中有过这一套好似穿花蝴蝶般的掌法,但是他是知道李悠然那堪称卓绝的武道天赋的,已经这么久没见到她了,说不定她就已经悟出了新的掌法呢!
基于这样的推断,胡天福已经基本上认定了,那打伤魏公言的神秘高手,就是李悠然!
在这一刻,胡天福觉得而自己的心头火热了起来,而后便又是一紧!
那是他曾经做梦都想要得到的女人!可是,这些年来,他花了这么多的努力,却一直都没能如愿!
“李悠然,你竟然还敢回来。”胡天福眼底有着阴狠光芒一闪而过,“好吧,我曾经逼你远走首都,那么这一次,我改主意了,你既然回来,那么就永远也别想走了。”
他的心中在发着狠:“李悠然,我要你明白,你是我的人,任何人也别想染指!”
浓浓的征服欲望在胡天福的心中发酵着!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苏锐一眼,此时的胡天福完全摸不准,苏锐和李悠然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他得不到的人,难道会被苏锐捷足先登了吗?
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胡天福几乎已经在心里面咆哮出来了!
而此时,苏锐已经来到了轿车的后门边上,伸手握住了门把手!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787章 放狠话,谁不会?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