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1725章 放下芥蒂

第1725章 放下芥蒂

?私下里,我是他的女人。?

苏锐没想到维多利亚竟然会这么介绍她自己,弄的他有点尴尬,老脸通红。

谷若柳则是明显的感觉到了维多利亚的敌意,她也感觉到这个漂亮女人的目光总是不经意的盯着自己的胸前,于是便知道对方究竟是在意什么的了。

女人之间的攀比之心实在是太重了。

谷若柳笑了笑,说道:“维多利亚小姐,你想多了,我是苏锐的同事,不是他的女人。”

然后她落落大方的对维多利亚伸出了手。

不得不说,谷若柳的这个表现是非常聪明的。

见此,维多利亚好像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对方完全的不接招。

“你好。”维多利亚悻悻然的伸出手,和谷若柳握了握。

“那我先出去了。”谷若柳对苏锐说道:“等回到华夏之后,我能请你吃顿饭以表感谢吗?”

“当然可以。”苏锐笑道。

谷若柳得到了苏锐的确切答案,心中便带着欢喜离开了。

等到谷若柳离开了之后,维多利亚坐在了苏锐的身边,饱含深意的说道:“这胸部很给力哦。”

“我和她是普通朋友。”苏锐咳嗽了两声,说道。

“你和每个女人都是从这样的普通朋友一路走过来的。”维多利亚拍了拍苏锐的肩膀。

苏锐只能不断的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了,其实,他真的没有想要和谷若柳进一步展的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他又有多少次是被逆推掉的呢?苏小受之名可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的。

就在这个时候,周显威推门走进来了,他根本就没有敲门,结果看到了两个人勾肩搭背的模样,连忙捂着眼睛。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到!”周显威喊着,但是却没有任何退出去的意思。

“行了,别装蒜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你还要去看看久洋纯子吗?”周显威说道:“她的伤势已经好多了,算是彻底的脱离了危险期了。”

苏锐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可惜我没能找回她的弟弟。”

整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山本恭子才知道久洋纯子的弟弟究竟在何方,然而山本恭子……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声,然后握紧了口袋中的金属遥控器。

“走吧,去看看她。”苏锐站起了身。

纯子之前先是被龟岛名寺给打成了重伤,然后被哥萨克挟持,蛇形刃极为残忍的将其捅穿,无论是外表还是内脏,都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害,几乎成了血人。

当时,苏锐为了救纯子,也几乎是拼了老命了,如果不是那个医生的话……恐怕纯子和他已经天人永隔了。

想到那位乔装打扮的医生,苏锐的眼睛再度眯了眯。

纯子此时正躺在她原先的舱房里面呢,她的身上简单的盖着一条床单,由于手术留下的刀口还没有愈合,小腹上还插着好几个管子,因此也并没有穿衣服。

“你的气色好多了。”苏锐说道。

看着这个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苏锐的心里面也不禁觉得一阵恍惚。

胜利了,虽然山本恭子没救回来,但太阳神殿终究是胜利了,苏锐差点失去了好几个战友,纯子喋血的情景就在眼前,他想想都觉得有点心有余悸。

然而,把纯子从敌人变成了战友,这却是苏锐一个极大的收获了。

“还好,总算是活过来了。”纯子勉强的笑了笑,不过,这个女忍者此时这种虚弱的样子,倒是多了几分让人心疼的模样。

“你的伤口现在还疼吗?”苏锐又问道,蛇形刃所造成的创口比普通的刀伤要恐怖的多,他当时看到的时候,都觉得触目惊心。

“疼,不过比疼更要命的是,以后不能穿比基尼泳装了,可惜了我这份好身材了。”纯子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然后她便当着苏锐的面,直接掀开了身上唯一一条床单。

她在苏锐的面前倒是一直都保持着很放得开的状态。

苏锐的目光并没有在纯子的胸前过多停留,他一下子便看到了对方肋间那道恐怖的疤痕。

闭上眼睛,苏锐还能想到当时哥萨克把蛇形刃捅进纯子身体里面的情景。

再加上她的胸腹上有几道手术留下的刀口,还插着好几个管子,纯子浑身上下的疤痕确实比较骇人。

“我会尽量给你找到那种祛疤药水的。”苏锐说着,便把床单给纯子盖上了。

纯子看着苏锐的动作,撇了撇嘴:“怎么,连我的身材你都不愿意多看一眼了吗?”

苏锐倒没心思跟她开玩笑,坐在床边,苏锐一边削着苹果一边说道:“纯子,我还没能找回你的弟弟。”

“我都听说了,山本恭子也跳海自杀了。”纯子也收起了打趣的心思,听了苏锐的话,她的面色似乎更苍白了一些,嘴唇之上也没有多少血色。

不过,她清楚的看到了苏锐的歉意:“其实这又不怪你,你不用自责的。”

“我会尽力帮你找回弟弟的。”苏锐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还有,你的师父,也死了,被我杀的。”

这个消息让纯子有点意外。

“你能杀了我师父?”

显然,她是不认为苏锐能够办到这种事情的,毕竟久洋天骏可是神忍。

“当时也是有点意外。”苏锐摇了摇头:“希望你不会因此而恨我。”

纯子闭上了眼睛。

她需要调整一下情绪。

苏锐忽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这几乎等于是和纯子之间有了杀父之仇了,他有点后悔把这个消息告诉纯子了。

“纯子,我很抱歉……”苏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他也知道,这种时候,任何的道歉都是苍白而无力的,也是没有必要的。就像……如果他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山本恭子的话,那么苏锐一定不会再说抱歉。

“其实,在我受重伤的时候,我师父并没有出手相救,我就已经意识到,我再也不是师门中人了。”纯子知道,在师父的眼中,她的行为背叛了东洋。

可是,一边是自己的师父,一边是失散多年的弟弟,无论纯子最终选择的是谁,都不能说她背叛了另外一方——她是在忠于自己的内心。

看着纯子的睫毛轻轻动着,苏锐知道,她此时此刻的内心一定非常挣扎。

这可是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看到她这个样子,苏锐的心情并不算好,他伸出手去,握住了纯子的手。

纯子并没有无动于衷,也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这就是对苏锐最好的回应了!

“加入太阳神殿吧。”苏锐忽然说道。

纯子就算回到了东洋,也没有了立足之地,在这种情况下,加入太阳神殿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然而,纯子却闭着眼睛摇了摇头:“看来我也算是个人才,能够被你邀请。”

“我等你回话,只要你点头,太阳神殿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苏锐说道。

“我拒绝。”纯子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在黑暗世界,天神主动出邀请,还很少会有人拒绝的。

“为什么?”苏锐有些诧异的问道,他很担心纯子心里永远有一道过不去的坎。

“很简单,加入了太阳神殿,我们就变成了上下级,如果不加入的话,我想我们还能当朋友。”纯子睁开了眼睛。

她调整情绪的能力很强,这句话也说明,她已经在努力抛下和苏锐之前的“芥蒂”了。

苏锐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随之放了下来,他微笑了一下:“纯子,谢谢你,还愿意把我当成朋友。”

“都是立场问题,这不能怪你。”纯子很理解苏锐的心情。

…………

这个时候,山本优生站在云霄号的船头,他已经远远的看到了东洋的港口了。

“终于回来了。”山本优生想着之前在星华号上面所生的一切,都还感觉到有点心有余悸,这两天来他基本上都没有睡好。

恭子已经成了过去,山本优生强行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据说已经有手下用望远镜看到了恭子跳海,一想到这些,山本优生的心里面就堵得慌……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然而,他的心情虽然很沉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那些所谓“家人”幸灾乐祸。

这两天多的时间以来,这艘云霄号上简直成了这些家伙的醉生梦死之地了,他们丝毫不为山本恭子的坠海而忧伤,反而像是在开庆功会一样,每天都又喝又唱。

“这是在庆祝自己的死里逃生吗?”山本优生从来不参与这些活动,他对此感觉到很不舒服。

死掉了那么多手下,今后的重建工作不知道得有多难,在内忧外患之下,这些家伙居然还有心情喝酒?

“你父亲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吗?”

这个时候,山本宫羽走上前来,问道。

山本优生摇了摇头:“叔叔,我想请您再劝一劝他。”

“好,我再去看看他吧。”山本宫羽叹了一口气。

转过身,在山本优生所看不到的方向,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满是精芒。

…………

走到“山本太一郎”的门前,山本宫羽敲了敲门,便直接推开了。

对于这位替身,他自然不会像对待真正的山本太一郎一样尊敬。

“做出了这个选择,想必很艰难吧?”山本宫羽把房门关上,望着那个站在窗边的“老人”。

——————

ps:从淮安回来,刚刚写好第一更。8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1725章 放下芥蒂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