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2705章 不平静的钟阳山!

第2705章 不平静的钟阳山!

川中,有一座并不算太过出名的山,名叫钟阳山。
当然,之所以说钟阳山不“着名”,那是因为距离这座山两百公里之外,还有一座更加有名的山——峨眉。
峨眉名山周围,自然再无名山。
不过,抛开峨眉不谈,钟阳山确实也算是集天地毓秀于一身了,
两辆商务车停在了钟阳山的门前。
随后,一名身穿病号服的男人被从车子上架了下来。
此人正是王恒彬!
他被抬上了担架,由于双腿之间的伤势,即便是几个简单的动作,都让他疼得直吸冷气。
被苏锐所伤之后,王恒彬在附近的医院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但是,由于苏锐这一次完全是存了废掉王恒彬的心思,因此医生对他的伤势也是无能为力。
王恒彬无奈之下,只能回到钟阳山静养了。
望着这座郁郁葱葱的大山,感受着双腿间的疼痛,王恒彬的脸上满是怨毒之色。
他的未来,真的被苏锐那一刀给彻底的毁掉了!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那么王恒彬这辈子都得在轮椅上面度过了,再也没有任何更进一步的可能了。
“盛又天,谢琳琳,我一定要弄死你们,弄死你们!”王恒彬发狠说道。
“二师兄。”旁边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家伙也说道:“这一次,咱们一定要让师门替我们报仇!”
这货是卢星,被苏锐踹下山坡之后,昏迷了好几天,昨天才悠悠醒转。
“必须如此!”王恒彬几乎把自己满口的牙齿都给咬碎了!
这绝对不是王恒彬愿意看到的情景,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忍着,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等待着复仇机会的来临!
一个小时之后,王恒彬等人才被艰难的抬到了半山腰,在那里,几大长老正等待着他们。
当看清楚王恒彬等人的惨状之后,长老们愤怒了,整个钟阳山也震动了。
这是打脸,赤裸裸的打脸!
“对方竟然如此嚣张,把恒彬伤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把恒彬的所有前途都给断送了!”
“更是打钟阳山的脸!把我钟阳山弟子重伤成了这个样子,还扬言对我们下战书!嚣张,真是太嚣张了!”
“这件事情必须要禀报掌门,无论如何,这口气我们都咽不下去!”
…………
类似的讨论在钟阳山上上下下随处可以听到。
不过,也有一些人在听到了之后也仍旧默不作声的,甚至,他们的心里面还有一点点的幸灾乐祸。
王恒彬虽然天赋卓绝,但是平日里为人着实不怎么样,凡是那些不能够被他所拉拢的,都会遭到他的打压,就连大师兄都逃不过,中了他的计,被师父罚面壁思过三年。
因此,看到王恒彬出了事,未来彻底断送,有一小部分弟子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没有谁会重用一个废人的,钟阳山也是一样,等到王恒彬彻底的失了势,那么随便谁都能上去狠狠地踩他一脚了。
此时,王恒彬正躺在床上,等待着师门的决定。
然而,对师父性格极其了解的他已经知道了最终的答案。师父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放过那个年轻人的,钟阳山的脸不能被打,他的弟子也绝对不可以被废掉!
…………
与此同时,几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人已经站在了钟阳山的山门之下了。
守门弟子见到了之后,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鞠躬拱手,说道:“峨眉胡天福长老前来,有失远迎。”
胡天福!
他的个头得有一米八,看起来还挺壮实的,怪不得李雪真之前会说他是个胖子。
不过,这和胖确实也搭不上关系,只是他的脸特别地圆,便显得整个人不那么瘦了。
他也是浓眉大眼,算得上是炯炯有神了,不过,这浓眉大眼配合上他的圆脸,便怎么看都觉得有点违和。
胡天福似乎是知道自己脸圆是个“硬伤”,于是在自己的下巴上留了一撮胡子,同时把头发向后梳起来,硬生生的把面目的长度从视觉上给“拉高”了。
当然,这也就是个心理安慰罢了。
其实,总体说来,胡天福的长相并不算差,但是,毕竟他之前要追求的是李悠然,是整个川中江湖世界的仙子,既然如此的话,对自我的形象当然是需要多在意一下了。
胡天福微微的点了点头,便朝着山门之上走去了。
四个手下跟在后面。
几个钟阳山的守门弟子望着胡天福的背影,个个都是一脸艳羡。
“唉,咱们什么时候也能像胡长老一样,多风光啊?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真是个能尽享天福之人啊。”
“你就别想了,胡长老是天才,天才岂是你能够觊觎的?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干好手边的事情就行了。”
这时候,一个年龄大点的守门弟子说道:“看这样子,咱们钟阳山和峨眉走的是越来越近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是和峨眉走的越来越近,而是和胡天福胡长老走的越来越近了。”另外一人纠正道。
“不是和峨眉越来越近?而是和胡长老越来越近?”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其实,在峨眉的内部,也是有派别的。”那个弟子压低了声音,说道,“胡天福就是吞并咱们钟阳山的代表性人物。”
“吞并?”几个人都压低了声音:“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没什么好乱说的,你们看悠然师叔祖都被逼的不知去向了,大师兄也不得不面壁思过了,现在的钟阳山,你们以为还是掌门说得算吗?”
“如果掌门说话不算数,那么谁说话算数?”几个人都凑上来,嘀嘀咕咕的。
“谁说话算数,这不已经很明显了吗?”
那个弟子伸出手去,指了指远处正在登山的胡天福。
…………
胡天福自然是听不到这几个弟子的对话,当然,他就算是听到了,也完全不会在意,对于他来说,这几个弟子和他的层级相差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无足轻重。
而且,现在的胡天福,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他自己也毫不掩饰,甚至,在峨眉的内部来看,现在的钟阳山已经成为了胡天福所实际掌控的了。
对此,峨眉内部也分为了两派,很多人并不赞同胡天福的做法。
可是,后者是山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前途无量,掌门也对其非常的爱护,因此,别人就算是看不惯胡天福的做法,也没有人敢公开站出来说。
胡天福明白,在这江湖世界之中,拳头才是硬道理。
你们不是看不惯我吗?那就来较量较量好了,能打得过我,自然让你们发表意见。
可是,在这方面,胡天福还真的很有天赋,整个峨眉内部,也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看他这样子,如果能够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修武之上,那么不出二十年,肯定会成为峨眉山历史上的第一高手。
可是,胡天福从小也不是属于那种苦修派的,这家伙的心思玲珑无比,功利心非常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武学高手。
如果非要在武侠小说中找一个类似于胡天福的人,大概就是——左冷禅了。
当然,距离成为左冷禅,胡天福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只是,他正在不断的朝着这个方向而努力着。
拿下了钟阳山,那么这个川中名派将成为他的极大助力,从此之后,胡天福就可以试着站在钟阳山的山巅,抬起脚尖,往峨眉山的主峰看去了。
胡天福来到了钟阳山的顶峰,一个身穿黑白相间长袍的男人便走上前来:“胡长老,你来了。”
“葛掌门,听说你的二徒弟王恒彬回来了。”胡天福淡笑着问道。
他这笑容看起来春风和煦的,但是熟悉他的人可能都会从中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笑里藏刀。
这一秒是暖洋洋,下一秒可能就要下冰雹。
葛立江是现在整个钟阳山的管事人,也是新任一年多的掌门。
在这过去的几年里面,他属于一直坚持要让钟阳山依附峨眉山的那一派。
而原先的掌门是葛立江的师兄,他坚决反对把钟阳山变成峨眉的附庸,甚至是峨眉内部某些长老的权力-工具,因此才被葛立江等人逼的不得不交出掌门之位,从此云游四海,杳无音信。
葛立江并没有询问胡天福是如何得知王恒彬回来的消息,毕竟,峨眉派很久以前就开始把弟子渗透进钟阳山了,胡天福在这山上山下还不知道有多少眼线呢。
“是的,恒彬为了追击那不肖弟子盛又天,被人打伤了。”葛立江叹了一口气,心中心痛与愤怒交织着。
膝盖被弄出了这样的伤势,王恒彬这辈子基本上算是站不起来了,就算是数年后能够勉强行走,估计连之前百分之一的实力都达不到了,跟废人无异。
王恒彬是葛立江最得意的弟子,日后还极有可能从他的手中接过钟阳山掌门的衣钵,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了泡影,葛立江还得重新培养接班人,他的心中怎么可能不愤怒呢?
胡天福的眼睛里面精芒闪动:“听说,王恒彬被打伤的地点,是在首都附近?”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2705章 不平静的钟阳山!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