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强狂兵 > 第1194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1194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此时此刻,既然已经意识到了此次黑暗世界之行彻底的宣告失败,山本恭子反而又放得开了。

这是一场完败,无法逆转的完败。

没有经过任何事先的准备,就这么愣头愣脑的过来谈合作,结果被太阳神殿轻轻松松的就包了饺子!

山本恭子的心里很愤怒,但是此时此刻,所谓的愤怒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坂村雄健和那些武士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大山,只能靠他们自己,而她能不能活着从阿波罗的手里离开,也只能靠她自己!

从这一点来说,山本恭子调整情绪的速度真的很快。

“为什么要在这里建酒店?”山本恭子冷笑了一声:“投资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听到这句话,苏锐的面部表情顿时多出了几条黑线。

“这叫战略眼光。”苏锐没好气的说道:“现在看来,黑暗之城的地方虽然很大,但是周围都是悬崖峭壁,总量是一定的,面积也无法再扩张,所以地价会越来越值钱,甚至包括悬崖峭壁之下!”

“想想东洋和华夏,以往那些偏远的郊区,现在都改头换面,成了新城区了。”苏锐似乎给自己找了一个很不错的自我安慰理由。

山本恭子冷笑了两声,似乎并不赞同苏锐的说法,不过她倒是已经猜到了这间酒店的真正主人是谁了?

太阳神殿的成员并没有跟着进去,苏锐和山本恭子则是乘坐着电梯,一直向上。

电梯里面只有两个人,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苏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那次在华夏,真的是个意外。”

“不要再说这件事情了。”山本恭子听到苏锐哪壶不开提哪壶,眼神顿时就阴郁了起来:“这件事情已经彻底的过去了,我说过,我会把你变成太监,然后杀了你。”

她这么一说,苏锐也就没多少歉疚了:“好的,你如果能这样想就最好了,你不会放过我,我自然也不会饶过山本组的。”

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你这个样子,反而可以让我放下包袱。”

山本恭子冷笑两声:“你看起来可不像是那么有责任感的人。”

“我对朋友很有责任感,但是你是敌人。”

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到了顶层。

房间内,邵梓航还在纠结着药粉的数量。

他似乎并不知道上一次多放的几包药粉把苏锐给折磨成了什么样子,这次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几包药粉全部都洒了进去。

把饮水机重新装上,邵梓航拍了拍手:“我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军师就那么想要去撮合大哥和那个东洋小妞儿?那东洋妞有什么好的?”

说到这里,他的话锋一转,说道:“嗯嗯,不过话说回来,那女人的确是很漂亮,身材也没的说,大哥啊大哥,祝你好运了。”

这个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邵梓航心中一动,连忙轻手轻脚的钻进卫生间里面,从窗户爬了出去。

他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前脚才刚刚出去,套房的门就已经被打开了。

这最豪华的套房始终是为苏锐保留着的,但是这位酒店的真正金主却从来没有进来住过。

仔细算起来,太阳神殿还真的在黑暗之城中置办过不少的地产,当然,这也都是军师的手笔,苏锐甚至找不齐太阳神殿这些不动产的所在位置。

房间打开,是一大片落地窗户,非常壮观,背靠着峭壁,从这里可以看到黑暗之城的远景。

从高空看着城市,苏锐都觉得心胸开阔了许多,他忽然发现,也许,自己对待山本组,可以换一种方式。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里面忽然浮现出了邵飞虎的脸。

这段时间以来,他并没有和张玉干等老首长们联系,因此也暂时失去了邵飞虎的消息,不知道这位首都军区的特战大队长有没有成功的潜伏进山本组。

苏锐坚信,张玉干所埋下的这一颗钉子,早晚会发挥作用的。

“口渴吗?喝杯水吧。”苏锐说道。

他主动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两杯水。

山本恭子接过了杯子,不过却没有喝,她转向了苏锐:“现在我落入你的手里面,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何必这样残忍呢?我说过,我暂时是不会杀了你的。”苏锐微微的笑了笑,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山本恭子也坐在了苏锐的对面:“你是想要囚禁我,以此来要挟我的父亲,是不是?”

“不错,我确实是这样想的。”苏锐小小的抿了一口水,然后痛快的承认了:“山本恭子,试想,如果我扣押了你,然后让你的父亲山本太一郎用他的性命来换你的命,这笔生意究竟划算不划算呢?”

山本恭子尽管早就料到苏锐会有这种举动,但是此时亲耳听到了,还是很不平静,她的目光很阴沉:“你真是个狠毒的家伙!”

“谢谢夸奖。”苏锐毫不介意的说道:“其实我知道,在某些方面,你比我狠毒的程度可要高很多,如果现在换做是我成了你的人质,恐怕你早就对我酷刑伺候了吧?哪里还能坐在这里优哉游哉的喝茶看风景?”

似乎女人一旦有了狠毒的心肠,就会让男人忽略她的美貌,山本恭子也是如此。尽管她很漂亮,和苏锐也有过一段乱七八糟的往事,但是苏锐绝对不会负起这个责任——他就是这样不断的说服自己。

在他看来,以山本恭子的风格,在和她未来的男人睡觉的时候,若是有一点不爽,绝对有可能拿起刀子捅死对方,这样的女人谁敢要?

苏锐的这种想法虽然比较极端,但是这世界上没有空穴来风的传说,已经无疑从侧面说明了山本恭子的狠辣心肠。

看到山本恭子的情绪起了变化,苏锐再次一笑:“其实,你住在这里就挺好的,每天吃喝都有别人送,还能看一看这黑暗之城的风景,也是美事一桩,不是吗?”

山本恭子已经明白苏锐的意思了,他要把自己关在这个房间里面!至于要关多久——这得看他的心情!

说实话,这种幽禁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山本恭子最不想要看到的结果,和哥哥山本优生相比,她对任何事情都缺少必要的耐心,如果接下来等待她的是长期幽禁关押,那么山本恭子宁愿现在就死掉!哪怕是被苏锐虐杀!

是的,从这一点同样能够看出这个女人的狠辣,对敌人狠,对自己同样狠。

“我可以从这楼上跳下去。”山本恭子冷笑:“这样你的计划就流产了。”

“非也,非也。”苏锐摇了摇手指:“说实话,你错误的估计了你的价值。”

听到这话,山本恭子的眉毛一挑:“你什么意思?”

望着苏锐的脸,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从她的心底升起,而后慢慢的向四肢百骸蔓延着!

“如果你一心想要求死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苏锐的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如果你死了,那么局势就会变得大不一样。到那个时候,你的父亲山本太一郎失去了最疼爱的儿子和女儿,他会怎么办?会不会就此疯狂?然后歇斯底里?”

苏锐所说的“儿子和女儿”,指的自然就是山本极战和山本恭子了。山本太一郎的孩子虽然很多,但是最疼爱的无疑是这两个年纪最小的。

不过,从这一点来看,山本太一郎的家庭教育是比较失败的,虽然这一子一女天赋都很好,但是心肠都非常的狠辣,也从来不会把那些家族中的长辈放在眼里,嚣张到不可一世。

山本恭子对哥哥山本优生的当众夺权几乎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苏锐把对方的表情变化全部收入眼底,而后说道:“这个房间的窗户虽然不算大,但是足够你这种身材的人钻出去,这里是十七楼,如果跳下去的话,你会和下方的岩石来个亲密接触,粉身碎骨。”

山本恭子的面色再变,她不知道是因为气愤的还是因为害怕的,本来苍白的面色之上竟然带上了一丝红晕。

“所以,如果你想死的话,我绝对不拦着。”苏锐微微一笑,指了指落地玻璃上的窗口:“如果你不方便爬出去的话,我还可以帮你一把。”

“你这个混蛋!”

山本恭子终于气的骂起来!

她本来还觉得这样死掉并没有什么,结果被苏锐这么一说,她竟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了!

深深的看了一眼窗户,山本恭子端起茶几上面的水,扬起脖子,竟是一饮而尽!

“要不要再给你倒一杯?”苏锐调笑着说道。

“不用了。”山本恭子思考了一分钟,收起了愠怒之色,才说道:“要怎样你才能放了我?”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手:“愿意谈条件,这就是个好的开始。”

听了苏锐这句话,山本恭子的眉毛狠狠的挑了挑:“你早就预料到我会这么说,是不是?你一直就在等着我这句话,是不是?”

“错。”苏锐摆了摆手:“我说过,三年之内灭亡山本组,这从来也不是开玩笑的,你愿意和我谈条件,对最终的结果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只不过是早几天和晚几天的区别。”

(本章完)

...??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 亚博国际平台注册 yabo88app yabo亚博体育 逍遥兵王 佣兵的战争

看网友对第1194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精彩评论